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承继堂论坛︱中医论坛︱中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3|回复: 0

18.乌梅(丸)汤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05
  • 签到天数: 582 天

    [LV.9]以坛为家II

    4322

    主题

    433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67
    发表于 2018-10-17 22: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行,浏览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乌梅(丸)汤
    【仲景原论】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 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蛔厥 也。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今病者静,而复时 烦者,此为脏寒。蛔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 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常 自吐蛔。蛔厥者,乌梅丸主之。(338条)
    【名医博论】
    1.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卷六》:肺主 气,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乌梅之酸,以 收肺气;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人参之甘, 以缓脾气;寒淫于内,以辛润之,以苦坚之, 当归、桂、椒、细辛之辛,以润内寒;寒淫 所胜,平以辛热,姜、附之辛热,以胜寒; 蝈得甘则动,得苦则安,黄连、黄柏之苦, 以安蛔。
    2.许宏《金镜内台方议•卷十二》:蛔 厥者,乃多死也,其人阳气虚微,正气衰败, 则饮食之物,不化精气,反化而为蛔虫也, 蛔为阴虫,故知阳微而阴胜,阴胜则四肢多 厥也。若病者时烦时静,得食而呕,或口常 吐清水,时又吐蛔者,乃蛔病也。又腹痛脉 反浮大者,亦蛔症也。有此症,当急治,不 治杀人。故用乌梅为君,其味酸能胜蛔;以 川椒、细辛为臣,辛以杀虫;以干姜、桂枝、 附子为佐,以胜寒气,而温其中;以黄连、 黄柏之苦以安蛔;以人参、当归之甘,而补 其中,各为使。以其蛔虫为患,为难比寸白 虫等剧用下杀之剂,故用胜制之方也。
    3.吴昆《医方考•伤寒门第二 •卷一 乌梅味酸,蛔得之而软;连、柏味苦,蛔得 之而伏;椒、细味辛,蛔得之而死;干姜、 附、桂温脏寒也;人参、当归补胃虚也。
    4.方有执《伤寒论条辨•卷五》:桂枝、 姜、细辛、蜀椒,胜寒而退阴也;人参固气,当归和血,除烦而止呕也;乌梅之酸,连、 柏之苦,安蝈使之静也。盖蛔之为物,类有 情识,闻酸则伏,得苦则安。利本湿热,所 以滞下,得苦则泄,惟酸能收,故虽曰治蛔, 而下利脓血,可通也。
    5.张璐《伤寒缵论•正方•卷下》:主 胃气虚而寒热错杂之邪,积于胸中,所以蛔 不安而时时上攻,故仍用寒热错杂之味治之。 方中乌梅之酸以开胃;蜀椒之辛以泄滞;连、 柏之苦以降气,盖蛔闻酸则定,得辛则伏, 遇苦则下也。其他参、归以补中气之虚寒; 姜附以温胸中之寒饮,若无饮则不呕逆,蛔 亦不上矣,辛、桂以祛陷内之热邪,若无热 邪,虽有寒饮,亦不至于呕逆,若不呕逆, 则胃气总虚,亦不至于蛔厥矣。
    6.柯琴《伤寒附翼•卷下》:小柴胡为 少阳主方,乌梅丸为厥阴主方,二方虽不同, 而寒温互用,攻补兼施之法相合者,以脏腑 相连,经络相贯,风木合气,同司相火故也。 其中皆用人参,补中益气,以固本逐邪。而 他味倶不相袭者,因阴阳异位,阳宜升发, 故主以柴胡;阴宜收降,故主以乌梅。阳主 热,故重在寒凉;阴主寒,故重用辛热。阳 以动为用,故汤以荡之,其症变幻不常,故 柴胡有加减法;阴以静为体,故丸以缓之, 其症有定局,故乌梅无加减法也。又《伤寒附 翼•厥阴方总论》曰:六经惟厥阴最为难治, 其本阴而标热,其体风木,其用相火,以其 具合晦朔之理,阴之初尽,即阳之初出,所 以一阳为纪,一阴为独,则厥阴病热,是少 阳之相火使然也。火旺则水亏,故消渴。气 有余便是火,故气上撞心,心中疼热。木甚 则克土,故饥不欲食,是为风化,饥则胃中 空虚,蛔闻食臭则出,故吐蛔,此厥阴之火症,非厥阴之伤寒也。《内经》曰:必伏其所 主,而先其所因,或收或散,或逆或从,随 所利而行之,调其中气,使之和平,是厥阴 之治法也。仲景之方,多以辛甘甘凉为君, 独此方用酸收之品者,以厥阴主肝而属木。 《洪范》云:木曰曲直,曲直作酸。《内经》 曰:木生酸,酸入肝,以酸泻之,以酸收之, 君乌梅之大酸,是伏其所主也,佐黄连泻心 而除痞,黄柏滋肾以除渴,先其所因也。肾 者肝之母,椒附以温肾,则火有所归,而肝 得所养,是同其本也。肝欲散,细辛、干姜 以散之。肝藏血,桂枝、当归,引血归经也。 寒热并用,五味兼收,则气味不和,故佐以 人参调其中气,以苦酒浸乌梅,同气相求, 蒸之米下,资其谷气,加蜜为丸,少与而渐 加之,缓以治其本也。仲景此方,本为厥阴 诸症之法,叔和编于吐蛔条下,令人不知有 厥阴之主方,观其用药,与诸症符合,岂只 吐蝈一症耶。蛔为生冷之物,与湿热之气相 成,故寒热互用以治之,且胸中烦而吐蛔, 则连、柏是寒因热用,蛔得酸则静,得辛则 伏,得苦则下,杀虫之方,无更出其右者。 久利则虚,调其寒热,扶其正气,酸以收之. 其利自止。
    7.徐彬《伤寒原方发明•厥阴全篇》: 蛔厥比脏厥虽为易治,然脏厥由无阳,蛔厥 亦因脏寒不能自安,而上入其膈,特邪有浅 深,一则须臾得止,一则无暂安时,故须以 吐蛔,辨肾邪之微甚,而类聚,辛热以温之, 监以黄柏、乌梅、黄连以安其蛔,参、归以 补其虚也。然此方寒热兼施,气血并补,故 便胳之久利,以阴阳错杂,亦能主之,况乌 梅、黄连,正为滞下主药也。仲景每以生附 配干姜,此独用熟附,彼兼解散,此专治 寒耳。
    8.程应旄《伤寒论后条辨•卷十二》: 只因脾脏受寒,蛔不能安,故因胃中阳气而 上逆,始而入膈则烦,继而闻食则呕且吐也。 阴阳错杂则亦不接,所以见厥,较之上条, 此为孤阴操其胜势。乌梅丸破阴以行阳,于 酸辛入肝药中,微加苦寒,纳逆上之邪阳, 而顺之使下也,名曰安蛔,实是安胃。故并 主久利,见阴阳不相顺接,厥而下利之证,皆可以此方括之也。
    9.汪號《伤寒论辨证广注•卷中》:武 陵陈氏云:乌梅丸专治蛔厥,方名乌梅,是 合方中之药,而皆以乌梅统之矣,曷故哉, 寒气从阴直上冲心胃,蛔有不得不上膈,不 得不吐之势,非用酸温之药,则逆气不可得 而敛,逆气不敛,则蛔不可得而伏也。气逆 由于脏寒,必群队之辛热以胜之,附子、蜀 椒、干姜、桂枝、细辛皆辛热,而其用不同: 附子退阴回阳;蜀椒杀虫益火;干姜不炮, 取其热胜寒,而辛散逆也;细辛取其泄阴经 之寒邪,使不由经而入脏;木得桂而枯,故 用桂枝,然何不竟用肉桂?盖厥阴风木,其 病发惊骇,其性从九原之下上升,其状急暴, 皆风象也。桂枝能治诸风,•脏寒则元气极微, 方中自当用人参以补配温•,而又用当归者, 当归入厥阴,养肝血,辛温能散内寒,乃引 经之药也。连、柏苦以伏蛔,用为从治,备 温补反佐之法,而统之以酸敛之乌梅,所谓 节制之师也。
    10.汪切庵《医方集解•杀虫之剂》:此 足阳明厥阴药也,蛔得酸则伏,故以乌梅之 酸伏之;蛔得苦则安,故以连、柏之苦安之; 蛔因寒而动,故以桂附椒温其中脏;而以细 辛、当归,润其肾肝,人参用以助脾,乌梅 兼以敛肺。
    11.周禹载《伤寒论三注•卷八》:厥阴 主风木,木克土,胃家素寒之人,邪传厥阴 而复克之,遂使蛔不自安,时烦时止,治之 者非所以安其蛔可乎,故有取干姜、椒之辣, 乌梅苦酒之酸,连、柏之苦,合之可以强制 夫蛔,蛔得其味,必伏而不敢动矣。然邪在 内,非桂、辛不足以散之也;非附子不足以 温之也;非当归不足以养所藏之血;非人参 不足以辅正气之衰也。主久利者,能收能泄 去寒除热,亦自兼得之矣。
    12.钱潢《伤寒溯源集•卷十》:惟阴寒 在里,脏寒而蛔厥者,乃为恰当,以脉微而 厥,为阳气衰少,故用干姜、附子以温经复 阳。方中桂枝,乃后人之误,脏寒则阴邪在 里,当用肉桂以温里,且平厥阴之木邪可耳, 卫分无邪,岂反用桂枝之达表耶。细辛本入 少阴,性味辛温,亦能散寒而通阳气,惟当归乃血中之气药,与蛔厥无涉,未详其义。 或者如汪机本草所谓恐阴虚则阳无所附,故 用血药补阴,亦来可知,然亦勉强之词也。 乌梅蜀椒,乃伏蛔之要药,盖虫得梅之酸, 则软而无力上攻,得椒之辣而虫头不敢向上, 故蛔得椒而头伏也,况椒性热而下行,可以 去寒邪而为恢复真阳之助乎;人参补气益胃, 同姜附则能温补中州;黄连、黄柏,成氏谓 姻得甘而动,则苦则安,恐未必然,是必用 《内经》热因寒用之法,盖恐寒邪拒格,故用 寒药以引之,如本篇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 及少阴白通加猪胆汁汤之义也。况为成剂待 用之药,所服不过十丸至二十丸,方虽大而 用则小,药虽多而服则少,犹大陷胸丸之大 剂小用,未足为@也。
    13.张锡驹•《伤寒直解•卷五》:乌梅、 苦酒具春生之木味,以达少阳初生之气;桂 枝、蜀椒助上焦君火之阳;细辛、附子启下 焦生阳之气,皆所以消阴类化生之虫也;人 参、干姜、当归,温补中焦之气血,中土和 而蛔自无容身之处矣,风木郁而热生焉;黄 连、黄柏,寒能胜热,苦能杀虫也。又主久 利者,利久则气下陷,乌梅丸能调补气血, 升达阳气,故亦主之。
    14.尤怡《伤寒贯珠集•厥阴篇》:按古 云:蛔得甘则动,得苦则安。又曰:蛔闻酸 则静,得辛热则止,故以乌梅之酸;连、柏 之苦;姜、辛、归、附、椒、桂之辛,以安 蛔温脏而止其厥逆;加人参者,以蛔动中虚, 故以安中而止吐,且以御冷热诸药之悍耳。
    15.王子接《绛雪园古方选注•和剂• 上剂》:乌梅溃醋,益其酸,急泻厥阴,不欲 其缓也。桂、椒、辛、附、姜,重用辛热, 升达诸阳,以辛胜酸,又不欲其收敛阴邪也。 桂枝、蜀椒通上焦君火之阳,细辛、附子启 下焦肾中生阳,人参、干姜、当归温中焦脾 胃之阳,则连、柏泻心滋肾,更无亡阳之患, 而得厥阴之治法矣。合为丸服者,又欲其药 性逗留胃中,以治蛔厥,俾酸以缩蛔,辛以 伏蛔,苦以安蛔也。至于脏厥,亦由中土不 得阳和之气,一任厥阴肆逆也。以酸泻肝, 以辛散肝,以人参补土缓肝,以连、柏监制 五者之辛热,过于中焦而后分行于足三阴,脏厥虽危,或得温之散之,补之泻之,使之 阴阳和平,焉有厥不止耶?
    16.章楠《伤寒论本旨•卷九》:乌梅丸 为厥阴正治之主方也,木邪肆横,中土必困, 故以辛热甘温,助脾胃之阳,而重用酸以平 肝,佐苦寒泻火,因肝木中有相火故也。所 以厥阴篇用姜附四逆汤各条,是少阴病,非 厥阴也。
    17.文梦香《百一三方解•中卷》:乌梅 丸乃治寒热往来之剂,故于热深厥深诸症不 出方者,概以乌梅丸方为主耳……方中之意, 仍以当归四逆汤为主而加减之,当归、桂枝、 细辛以开包络而通太阳;芍药、甘草、木通 以泄小肠之水,有寒者,加姜、茱以温之,. 此当归四逆汤之意也。此方于当归四逆汤中 减去芍药、甘草、木通、大枣,用黄柏以代 甘草;用黄连以代芍药;用乌梅以代木通; 用人参以代大枣耳。盖当归四逆治手足厥寒, 脉细欲绝者,故凉药只用平性,而乌梅丸治 寒热往来,心中热痛,故重用苦寒之药,以 代其平性之药,其热虽胜而其寒水亦不轻, 非桂枝之温可胜其任,故重用干姜以温脾, 川椒、附子以温膀胱与肾,以逐小肠之水, 不用利水之药,而水自利矣。辛、桂、姜、 附逐小肠寒水,而使之下行者,赖连柏也。 连柏归参去心中温热,而使之上散者,赖乌 梅也。用米蒸乌梅为入中宫以舒肝气。用丸 不用汤以为治中宫以和上下耳。若白头翁汤 治血分一路之热,当归四逆治血分一路之寒, 则更易解也,知此三方鼎峙,厥阴之法尽 之矣。
    18.莫文泉《经方例释•卷中》:此黄连 汤去甘、枣、半,加梅、柏、附、辛、归、 椒六味也,亦自泻心来。梅、连并用,为酸 苦泄热之法。《肘后》有黄连乌梅丸治下利。 《外台》诸治痢不欲食者,亦梅连并用,祖 此。附辛并用与少阴病方同。归椒并用为温 经除痹之法,阳毒升麻汤症赤斑是胃烂,与 此胃寒同理,故彼方归、椒各一两,亦并用 法也。乌梅君也,姜、连臣也,诸六两者佐 也,四两者使也。
    19.姜国伊《伤寒方经解•上卷》:乌梅 酸温平涩,主下气,除热烦满安心,以酸顺肝性,温暖肝气,平涩止肝逆也。溃醋中, 以醋酸苦温,治散水气,顺性散逆也。蒸米 下,所谓厥阴不治,取之阳明也,经曰:食 气入胃,散精于肝是也。细辛辛温,主百节 拘挛,风湿痹痛,利九窍,通厥气也。桂枝 辛温,主结气吐吸,利关节,化厥气也。蜀 椒辛温有毒,主温中,逐骨节皮肤,死肌, 寒热痹痛,下气,降厥气也,化厥气也。干 姜辛温、主温中,逐风湿痹,宣肝气也,又 二物兼取阳明也。夫肝者生气原也。经曰: 厥阴为阖,夫阖者,气机之所从终而所从始 也。邪入于肝,肝气乃厥,邪乃不出,十物 者,皆安厥阴而出气机者也,而姜尤宣生气 者也。附子辛温有大毒,主风寒,寒湿拘挛, 暖肝脏气也……姜、附、椒、辛、桂,所为 辛胜风,温散风也,而又大辛大温,起中见 之少阳也……当归辛温,以苦降平厥阴而生 血,温暖足厥阴而主阖也,交风火也。黄连 苦寒,主热气,黄柏苦寒,主五脏肠胃结 热……折心火也。而又寒与厥阴合,苦降厥 气,苦坠厥气也。人参甘微寒,主补五脏, 以养厥阴之阴,滋手少阴而培胃液也。蜜甘 平,主安五脏,调厥气也。
    20.王邀达《汉方简义•厥阴全篇》:主 以此丸者,用酸温之乌梅为君,是从其性, 而欲其入肝可知。病本脏寒,故以辛热之姜、 附温之。又本脏虚,故以甘温之人参补之。 夫厥为阴阳相格,故以辛温细利之细辛以疏 通之;又恐其过泄也,故更以辛热善闭之蜀 椒以封固之;用当归、桂枝者,所以养其营 调其卫也。用黄连、黄柏者,盖有二义;因 脏寒而遽投以辛热,恐拒而不纳,故借以为 反佐,犹白通汤之加人尿、胆汁者,一也。 且少厥二阴,本为子母,又阳根于阴,兹厥 阴阳微,由于少阴阴虚,次黄连于乌梅,而 重于众品,更以黄柏辅之,是滋少阴之阴, 即以生厥阴之阳者,二也。溃梅以苦酒,为 丸以蜜者,因蛔性畏苦辛,而喜酸甜,即投 其所好,引入苦辛以杀之也。又主久利者, 因利起自本寒,成于化热,始即伤气,久则 伤血,故辛热以治寒,苦寒以清热,蜀椒固 气,而以细辛通之,当归补血,而以桂枝行 之,用人参以合补气血,而总交于酸温之乌梅,所以敛止其下滑之机耳。
    21.赵以德《金匮玉函经二注•卷十 九》:乌梅味酸入肝,梅得先春之气,主助生 阳而杀阴类;细辛发少阳之初阳,以助厥阴 之化;当归启少阴之血液,以资肝脏所藏之 荣;黄连配蜀椒,助心火以杀蛔,益于气也; 附子配黄柏,资肾气以回厥,助母气也;干 姜佐人参,补中焦而止呕;桂枝制风木,疏 肝郁,阴阳和而厥逆回,风邪散而气血足, 治蛔厥之法备已。蛔之化生,有若蛔蚰,生 长极速。
    22.黄元御《金匮悬解•卷十八》:乌梅 丸,乌梅姜辛杀虫止呕而降冲,人参、桂、 归补中疏木而润燥,椒、附嫒水而温下寒, 连、柏泄火而清上热也。盖厥阴之病,水寒 不能生木,木郁而热发,故上有燥热而下有 寒湿,乌梅丸,上清燥热而下温寒湿,蛔厥 之神方也。
    23.黄树曾《金匮要略释义•第十九》: 主以乌梅丸者,以厥阴生肝木耳。《书经•洪 范》曰*:木曰曲直作酸。《内经•素问•金歷 真言论》曰:木生酸,酸入肝,君乌梅之大 酸,是伏其所主也。黄连、黄柏,苦以降之, 先其所因也。肝欲散,故用细辛、干姜辛以 散之。肾者、肝之母,用蜀椒、附子以温背, 俾肝得所养,矧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 苦则下,故乌梅丸实为治蛔佳剂。因寒热杂 用,恐气味不和,故佐以人参,调其中气, 并用苦酒渍乌梅,同气相求,蒸之米下,资 其谷气,加蜜为丸,少与而渐加之,缓则治 其本也。
    【组成方解】是方由乌梅、细辛、干姜、 黄连、当归、附子、花椒、桂枝、人参、黄 柏组成。为温脏安蛔之剂。乌梅味酸,酸能 伏蛔故为主;花椒、干姜、细辛味辛温,温 脏安蛔;黄连、黄柏苦寒,蛔得苦则降而下; 桂枝、附子温脏祛寒;人参、当归益气养血, 扶正祛邪。故本方为寒热并用,攻邪补正兼 顾,对寒热错杂,正虚而有蛔虫者,最为适 宜。后世更广泛地应用于寒热错杂证之其他 多种病症的治疗。
    【异病同治】
    1.高血压:患者,男,36岁。1993年7月8日初诊。患者患原发性高血压8年,血 压常维持在150〜180/98〜112 mmHg,现血 压172/106 mmHg。近2日发热、头痛剧烈, 伴有眩晕,恶心烦躁,口干口苦,饮食减少, 大便干结,脉弦有力,舌苔白厚。当时诊为 少阳失和,方以小柴胡汤加减。
    处方:柴胡10g,黄芩10g,桑叶10g, 菊花10 g,太子参10 g,大黄10 g,龙胆 15 g,石膏30 g,石决明30 g,竹茹15 g0每 日1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10剂后,头痛、眩晕减,发 热退,大便通利。但继感颈项强硬不舒,上 肢麻木,胸闷头沉,咽喉部发憋,脉弦。此为 少阳症已去,肝阳肝风不得平熄。治以乌梅 (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15 g,赭石15 g,石决明15 g,花椒1. 5 g,细辛1. 5 g,干姜1. 5 g,黄 连3 g,黄柏3 g,桑寄生20 g,杜仲20 g, 钩藤20 g,葛根20 g,太子参10 g,天麻10 g。
    三诊:服药15剂后,诸症已除,特别是 头部如释重冠。上方去干姜、花椒,继服10 剂,血压150/90 mmHg,症状基本消失。
    解析:乌梅丸系张仲景《伤寒论》厥阴 篇之主方。文云:“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 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下 之,利不止。”厥阴包括手厥阴心包、足厥阴 肝,并与手少阳三焦、足少阳胆相表里。肝 居于胁,其经脉络胆,藏血,主疏泄,性喜 条达,在体合筋,开窍于目。心包为心之外 围,心包之火以三焦为通路,可达于下焦, 使肾水温暖以涵养肝脏。这样则上焦清和, 下焦温暖,以促进肝脏功能活动,保持人体 健康。病邪侵及厥阴,则肝失条达,心包亦 受影响,病情较为复杂。邪从寒化,可见巅 顶痛、干呕、吐涎沫等肝胃虚寒,浊阴上逆 的证候;或见四肢厥冷,脉细欲绝的血虚寒 凝证候。如从热化,则.见一系列热盛证候, 如厥阴热利等。如果热邪内陷,心包之火上 炎而为上热;火热不能下达,肝肾失于温养 而为下寒,以致寒热错杂,故见消渴,气上 撞心,心中疼热,饥不欲食。肝失疏泄,气 郁不舒则为胸胁满闷等。乌梅丸寒热并用,辛苦酸兼施,即为此病机而设。


    2.慢性胃炎:患者,男,43岁。2009 年4月初诊。胃脘胀痛1年余。症见胃脘胀 痛,食后腹胀更甚,口苦欲饮,面色萎黄, 形体消痩,大便溏薄,舌质淡胖,舌边尖红, 舌苔白,脉弦数细。胃镜检查诊断为慢性胃 炎。中医诊断为胃脘痛,辨证为脾胃虚寒, 兼夹郁热。方以乌梅(丸)汤力誠。
    处方:乌梅10g,干姜10 g,白术10g, 椒目log,炒黄连6g,细辛3g,制附子3g, 牡丹皮10 g,栀子3 g,乌药6 g,党参30 g, 陈皮6 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10剂后,胃胀痛好转,口苦欲饮症 状消失。上方去牡丹皮、栀子。再服3周后 症状基本消失。
    解析:本例患者病程较长,症见口苦欲 饮,脘腹胀痛,纳差便溏,食后腹胀更甚, 面色萎黄,形体消痩等症。乃中阳虚衰,寒 湿内生,肝胃郁热,脾气亦虚,寒热互见, 虚实并存之证。以乌梅丸加减治疗,方中乌 梅酸以开胃;党参、白术、干姜、附子、椒 目、细辛补脾益气,温补脾阳;乌药、陈皮 行气解郁;牡丹皮、栀子、炒黄连以清郁热。 诸药合用达到了培土升木,温阳散寒,行气 解郁之功效。方证和合,故而收效。


    3.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男,60岁。 2002年3月2日初诊。主诉胃脘疼痛反复发 作5年,加重半年。自述胃脘疼痛,痛处固 定,时有胀闷,嗳气纳差,喜温喜按,心烦 易怒,口苦口干,大便干稀交替,小便正常, 舌质暗红,舌苔白腻,脉沉弦。电子胃镜检 查诊断为慢性萎缩性胃炎。病理报告:中度 萎缩性胃炎(胃体小弯及胃窦大弯、胃窦小 弯)。西医给予阿莫西林、甲硝唑、果胶铋、 胃苏冲剂等治疗,病情仍反复发作。此证当 属寒热错杂,兼气滞血瘀之胃脘痛。治以寒 热并用,行气活血。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60g,花椒6g,制附子6g, 党参10 g,当归12 g,细辛3 g,干姜6 g, 黄连9g,砂仁10g,豆蔻10g。每日1剂, 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10剂后,胃脘痛减轻。上方 加川芎10 g,继服。
    三诊:又服药6剂后,诸症明显减轻, 进食正常,大便正常,舌质淡红,舌荅转薄。 仍以上方调治月余,共服药40余剂,上述症 状基本消失。
    解析:慢性萎缩性胃炎属中医“胃脘痛” 范畴。脉症合参后分析,由于本证病程较长, 厥阴肝脉失于条达,气机郁结,横犯脾胃, 受纳运化失司,气郁食阻于胃而化热,脾虚 湿聚而生寒,气滞血则瘀。方中重用乌梅直 泻厥阴,又生胃津;黄连、黄柏苦寒清热坚 阴;附子、桂枝、细辛、花椒、干姜辛热之 品,通启阳气;党参、当归甘温补气调中, 白豆蔻、砂仁走而不守,行气消痞;川芎配 当归能够宣通血脉。全方酸甘化阴、刚柔相 济以疏肝扶脾,苦寒辛温、气血兼调。药证 相符,故奏良效。
    '
    4.胃溃疡:患者,男,43岁。1994年6 月7日初诊。患胃溃疡病5年余。本次因酒 后吐血,黑便2日于1994年6月1日入院。 诊断为胃溃疡并出血。经西医用止血、补液、 抗感染、输血等治疗5日,症状未见缓解, 请中医会诊。体格检查:血压90/60 mmHg, 呼吸108次/min,面色咣白,神疲乏力,语 声低微,起则头晕,心慌气短,四肢厥冷, 时有恶心、呕吐,呕吐物为鲜血夹有暗红色 血块,大便1日5〜6次,呈柏油样,口干, 尿少,舌质淡,舌荅黄,舌脉细数。查Hb 54 g/L,大便隐血试验(+ + + + )。胃镜检 查:胃窦部溃疡并出血。中医辨证属阳虚之 体,嗜饮辛热,助火劫阴,迫血妄行。治以 温阳敛阴,调补肝脾,清热泻火,益气止血。 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肉30 g,炮附片9 g,红参 (另煎兑服)9g,炮姜炭9g,黄连6g,生大 黄(后下)4. 5 g,黄柏9 g,生白芍30 g,当 归9g,桂枝9g,白及9g,仙鹤草30 g。每 曰1剂,水煎分服4次。
    二诊:服药4剂后,吐血停止,黑便次 数减少至1日2次,头晕、心慌等症均减。 上方加地榆30 g,继服。
    三诊:又服药4剂后,出血停止。观察 治疗20余日后,痊愈出[5完。
    解析:患者阳虚之体,又素有胃病之疾,嗜饮辛热之酒,致使阳气更损而见四肢厥没, 面白神疲等症;辛热之品,助火劫阴,迫血 妄行而见吐血、黑便等出血之症;故治以寒 温并用之乌梅(丸)汤加减,温阳敛阴,清 热泻火,益气止血而收良效。


    5.反流性食管炎:患者,女,69岁。 2002年1月11日初诊。胸骨后烧灼感4年 余。患者1997年出现胸骨后烧灼感,外院诊 断为反流性食管炎,长期服用奥美拉唑,症 状缓解,连续服药4年余。2001年7月停药, 即感胸骨后烧灼、刀割样疼痛,泛酸,于每 餐后2小时发作,持续2小时余。伴心烦, 口干而苦,嗳气,胃脘时有隐痛。冷饮则胸 骨后舒适,但胃脘胀痛。神疲乏力,畏寒肢 冷,大便干结,3日1行。双下肢水肿,夜寐 尚安,有时夜间胸闷难受而坐起。患有高血 压病、冠心病、消化性溃疡、上消化道出血 病多年。体格检查:心率76次/min,血压 130/85 mmHg,双下肢凹陷性水肿,舌淡暗, 苔薄白腻,脉细弦。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30g,细辛3g,桂枝4.5 g, 黄连6g,黄;15g,当归15g,太子参30 g, 花椒3 g,干姜3 g,制附子6 g,栀子9 g, 豆豉15 g,蒲公英30 g,猪苓30 g,茯苓 30 g,杏仁15 g,佛手9 g,百合15 g,白螺 丝壳60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7剂后,即感胸骨后烧灼感 明显减轻。目前,每餐后4小时才发作,程 度轻微,只持续15分钟左右。泛酸、嗳气、 胃脘隐痛、神疲乏力、畏寒肢冷均明显减轻。 心烦消失,大便2日1行。惟双下肢水肿。 舌色较前为红,舌苔白腻,脉细弦。守上方 改黄连9 g,当归20 g,加吴茱萸4.5 g, 继服。
    三诊:又服药7剂后,目前惟夜间10时 出现胃灼热感,程度轻微,历时15分钟左 右。余症均告瘥,惟双下肢稍有水肿。舌质 淡红,舌苔薄白腻,脉细弦。上方续服。
    四诊:服药7剂后,诸症基本告瘥,惟 双下肢略有水肿。
    解析:乌梅丸古今方书多将其归入驱虫 剂,方论则从治疗蛔厥的角度作分析阐述。 根据临床实践,乌梅丸当属“和解剂”,体现“和法”,是治疗消化系统寒热虚实错杂证的 一首良方。何为“和法”? “和法”本义(也 是狭义)乃指“和解专治少阳”,后世引申其 义,如戴北山谓:“寒热并用之谓和,补泻合 剂之谓和,表里双解之谓和,平其亢厉之谓 和”。何廉臣又增加了 “苦辛分消”、“平其复 遗”、“调其气血”等内容。而和解剂也有狭 义、广义之分。狭义者专指和解少阳之小柴 胡汤,广义的和解剂则指病在表里、上下、 营卫、气血之间或病情寒热错杂、虚实互见, 既不宜专攻,又不宜纯补,通过将性味、功 效相反的药物妥善配伍,以补虚泻实、祛邪 安正的一类方剂。故逍遥散、半夏泻心汤等 调和肝脾、辛开苦降类方剂均属和解剂。按 这样的定义,乌梅丸显然也当归属于和解剂。乌梅丸药物组成的具有酸、辛、苦、甘 四味,药性刚、柔兼备。辛如干姜、花椒, 苦如黄连、黄柏,辛幵苦降,借苦味之清, 辛药之散,苦以泄热,辛以宣化,苦以燥湿, 辛以通阳,共奏开宣气机,廓清湿热之功。 酸如乌梅,能敛阴柔肝制木;甘如参、归, 能补气养血益土;酸甘合剂,大可伏厥阴补 太阴。桂枝、花椒等辛温燥烈之品,药性为 刚,能温补脾胃,疏肝和胃;当归、乌梅等 甘酸濡养之剂,药性为柔,可敛肝之用,柔 肝之体。刚柔相合,有利于调整脏腑气血和 整体阴阳的平衡。从乌梅丸组成药物的药性 分析,寒热同剂则是它的重要特点。附子大 热,为补火第一要药,雄壮剽悍,力宏效捷; 细辛辛温,与附子相须为用,能温一身之阳; 桂枝、干姜、花椒辛热之品,药力直达脾胃; 人参、当归甘温,补益气血。黄连、黄柏与 上述药物的药性截然相反,可清胃肠之邪热。 垄于乌梅药性平和,在方剂中主要取其酸能 敛阴柔肝制木的作用。而本方调和的脏腑主 要在于肝脾胃,乌梅大酸入肝,敛肝之体; 当归、桂枝补血,养肝之用;人参健脾益气, 附子温一身之阳而细辛助之,干姜、花椒、 黄连、黄柏辛以泄滞,苦以降气。故全方为 寒热并用、补虚泻实、调和肝脾、辛开苦降 之和解剂。适用于寒热错杂、虚实夹杂、肝 脾不和、湿热中阻数种病机并存之消化系统 疾患。


    6.神经性呕吐:患者,女,18岁。平素 性格内向,学习紧张,因饮食不慎引起呕吐, 食入即吐近2个月,吐后又可进食,多家医 院检查,均未发现明显异常。西医诊断为神 经性呕吐。曾用西药治疗无效,严重影响学 习。现症一般情况尚可,惟精神差,表情淡 漠,少言寡语,面色萎黄,自述食入即吐, 畏寒,自觉腹中冷,喜暖,口干苦,舌质红, 舌苔黄,脉细沉。辨证属寒热错杂,胃失和 降。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15 g,细辛3 g,桂枝10 g, 制附子6 g,干姜10 g,党参12 g,当归6 g, 黄连6g,黄柏15g,法半夏10 g,陈皮10g, 赭石15 g,甘草6 g。每日1剂,水煎分服 2次。
    二诊:服药4剂后,呕吐减少,食后2〜 3小时呕吐,且量减少,口干苦好转。原方去 附子,继服。
    •三诊:又服药7剂后,症状明显减轻, 精神好转。继以健脾和胃中药调理1个月, 病愈。
    解析:乌梅丸乃温脏驱蛔之剂,为寒热 错杂、正气不足之蛔厥证而设。因虫遇酸则 静、见辣则伏、得苦则下,故方用乌梅之酸 以安之、花椒之辛以治之、黄连之苦以下之, 三味并用为主药;干姜、细辛、肉桂、附子 温脏散寒;黄柏佐黄连清热燥湿以治湿热; 当归、人参补气养血以治正虚。由于本方寒 热并用、补泻兼施,故不仅用于蛔厥之证疗 效显著,而且对邪气未尽、正气已虚的痢疾、 久湾、呕吐、眩晕及各种杂症亦有良效。本 病特点为呕吐发作与精神剌激有关,呕吐全 不费力,并可在食后立即发生,每次吐出量 不多,吐后又可再食,呈长期反复发作,而 营养状态受影响甚小,与社会环境影响、家 庭环境和青春期发育等因素有关,且女性多 于男性。临床上用乌梅丸治疗,疗效显著。


    7.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男,56岁。 2008年10月初诊。患者腹泻5年余,经数年 医治,病情时好时坏。现症面色发黯无华, 大便稀薄,并夹有不消化食物,1日数次,腹 胀隐痛,口干口苦,熹喝凉饮,但饮后即泄, 纳差乏力,舌质淡红,舌苔薄白而腻,脉弦细。大便常规:有不消化脂肪颗粒,无脓细 胞。肠镜检查:结肠黏膜充血。西医诊断为 肠易激综合征。中医辨证属脾虚失运,兼寒 热夹杂。治以温中补虚,收涩止泻。方以乌 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15 g,干姜10 g,黄柏10 g, 炮附子6g,黄连3g,细辛4g,法半夏10 g, 桂枝10g,白术15g,木香12g,党参30g, 神曲30 g。每日1剂,水煎分fig 2次。服药10剂后,大便次数明显减少,成 形。继服药1个月后,大便恢复正常。
    解析:肠易激综合征属中医“泄泻”范 畴。泄泻反复不愈,伴腹胀隐痛,喜凉饮, 但饮后即泄,夹有不消化食物。因其寒热错 杂,久泄伤阴,阴虚生内热,故表现为口干 口苦,喜凉饮;中阳不振,脾虚失运,寒湿 内生,则腹胀隐痛,故出现大便溏薄,夹有 不消化食物。刘完素曾谓乌梅丸:“治久泄 者,仲景论厥阴经治法是也。”方中黄连、黄 柏清热,黄柏尚能坚阴;附子、干姜、细辛 温中散寒;党参、白术、桂枝益气健脾通阳; 法半夏、木香、神曲行气消食;乌梅酸涩, 收敛止泄,尚能助消化。全方温补兼施,寒 热并用,切中病机,因而效果显著。


    8.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男,46岁,干 部。2002年5月12日初诊。腹胀肠鸣,黏液 血便,1日5〜6次,持续2年余,曾用中西 药治疗,效果不佳。复发2个月,经外院肠 镜检查:距肛门30 cm以下结直肠黏膜弥漫 充血水肿糜烂,浅溃疡形成,上覆黄白苔样 物及黏液。诊断为溃疡性结肠炎。形体较痩, 口苦,饮食减少,精神不佳,腹部叩之如鼓, 但轻轻柔按后,腹壁较软。舌苔白腻,脉细。 中医辨证为寒热虚实错杂,气血不调。方以 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60 g,细辛5 g,炮姜8 g, 黄连8g,当归15g,附子8g,花椒8g,桂 枝10g,党参20g,白头翁15 g,地榆15g, 炒积壳10 g,木香12 g。每曰1剂,水煎分 服2次。
    二诊:服药5剂后,症状明显减轻,腹 泻1日2〜3次。原方加黄芪30 g,改党参为 人参10 g,继服。
    三诊:又服药15剂后,症状完全消失。 1个月后肠镜复查,病变处黏膜稍充血,血管 纹理模糊,糜烂及浅溃疡消失。随访1年无 复发,获临床痊愈。
    解析:本病属中医“久泻”、“休息痢”、 “肠风”等范畴。多因外感湿热毒邪,或饮食 不节,或脾胃虚弱,或劳倦太过而损伤脾胃, 湿热留滞大肠,与气血相搏,损伤血络,病 久伤及脾肾,出现寒热夹杂,虚实相兼,本 虚®1、实之症。乌梅丸温清并用,为治疗寒热 夹杂、蛔厥主方。方中重用乌梅之大酸,涩 肠止泻固脱;桂枝、附子、花椒、细辛、炮 姜辛温发散行气、温中散寒蠲饮;黄连清热 燥湿,泻火解毒;地榆收敛止血;白头翁清 利下焦湿热;枳壳行气导滞;当归补血活血; 党参补气扶正。全方辛开苦降,寒温并用, 祛邪扶正,气血双调,涩肠止痢。实为治疗 寒热虚实错杂溃疡性结肠炎之良方。


    9.慢性细菌性痢疾:患者,男,53岁。 1998年12月5日初诊。患者2年前患细菌性 痢疾,因治疗不当迁延至今未愈,平时服呋 喃唑酮、小檗碱可缓解,但停药即复发,亦 曾服中药治疗效果不显。诊见大便1日2〜3 次,便下脓血,白多红少,无明显腹痛,有 轻微下坠感,伴畏寒、夜尿频多、纳差食少、 神疲乏力,舌质浅淡,脉沉弦无力。方以乌 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30 g,黄连3 g,黄柏6 g, 干姜10 g,党参12 g,细辛.6 g,花椒6 g, 当归.10 g,桂枝10 g,制附子(先煎)15 g, 煅龙骨30 g,锻牡蛎(打碎)30 g,山药 30 g,乌药10 g,炙甘草10 g。每日1剂,水 煎分服2次。服2剂后,诸症均减。继服8剂,诸症 消失。遂停药观察,未再复发。
    解析:病证属厥阴久利兼少阴虚寒尿频, 故在乌梅丸基础上另合甘草干姜汤、缩泉丸 意化裁。故主以乌梅丸治久利兼顾尿频,缩 泉丸加减温肾缩尿,加煅龙骨、煅牡蛎收敛 固涩。至于合甘草干姜汤,是温肺摄泉之法, 仲景以之治肺痿吐涎沫、遗尿,是肺中冷, 上虚不能制下故也。正如张景岳云:“小水虽 利于肾,而肾上连肺,若肺气无权,则肾水终不能摄,故治水者,必先治气,治肾者必 先治肺。”诸药合用,收效满意。


    10.胃下垂:患者,女,56岁。2006年 4月12日初诊。患者素有胃下垂、慢性胃炎 病史10余年。近半年病情加重,上腹部胀满 难忍,饭后尤甚,以致害怕吃饭,有时胃脘 部隐痛,晨起口苦,口干不欲饮水,不欲吃 水果等凉物,时有嗳气,纳呆食少,大便不 畅,2日1次,腹部下坠,睡眠差,梦多易 醒。诊见表情抑郁,面色萎黄,舌质红,舌 尖中部无苔,舌根部苔薄黄腻,脉弦滑数有 力。辨证为肝旺脾弱,胆热胃寒,木土不和。 方以乌梅(丸)汤。
    处方:乌梅30 g,黄连6 g,黄柏9 g, 党参10 g,当归10 g,花椒6 g,附子6 g, 桂枝6 g,细辛6 g,干姜10 g,黄芪30 g, 枳壳30g,苍术30g。每日1剂,水煎分服2 次。服药6剂后,腹胀减轻。继服30余剂, 诸症消失。1年后随访,无复发。
    解析:笔者学习张仲景及古今医家经验, 结合临床实践,心悟如下。第一,临床中凡 辨证为肝郁疾患应用柴胡类疏肝剂无效者, 都应考虑是否为寒热错杂,虚实相兼之乌梅 丸方证;第二,乌梅丸治疗厥阴病提纲诸症 及蛔厥、久痢证,只要病机相符,不必诸症 悉具,但见一二症即可应用;第三,临床病 症虽不是厥阴病提纲诸症及蛔厥久痢证,如 头痛、眩晕、口苦、痛经、崩漏、带下、失 眠、心悸、癫狂痫等内、妇、儿、外感、内 伤疑难杂症,只要辨证符合寒热错杂,虚实 相兼病机的厥阴病临床特点,就可应用乌梅 丸化裁治疗。


    11.糖尿病:患者,女,25岁。2009年 4月8日初诊。患者平素怕冷,时腹胀。近几 月来食欲旺盛,吃到饱胀欲吐才罢。在北京、 武汉两地查FBG>6. 1 mmol/L,考虑2型糖 尿病。患者已婚未孕,知道西医治疗此病需 终身服药,拒绝服用西药。诊见面色淡白, 手足不温,食欲旺,腹胀,大小便正常,睡 眠可,舌质偏红,舌苔薄,脉沉微。辨证属 上热下寒。方以乌梅(丸)汤。
    处方:乌梅30 g,细辛5 g,桂枝15 g,黄连12 g,黄柏10 g,当归15 g,人参10 g, 花椒5g,干姜20g,黑附片(另包先煎2小 时)50 go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5剂后,食欲恢复正常,复查FBG4. 8 mmol/L。后回北京复查多次均正常,随 访至今未发。
    解析:患者完全符合厥阴病之病机。仅5 剂药,改善症状,血糖恢复正常,实出笔者 意料。后来思索,血糖高可能与胃热消谷、 增加了血糖来路有关,用乌梅丸之黄连、黄 柏清上热(胃热),使食欲正常,故血糖亦降 至正常。


    12.面神经炎:患者,男,38岁。1998 年3月10日初诊。自诉口眼喁斜,语言蹇 涩,伴耳垂后彻痛10余日。西医诊断为面神 经炎。经前医针灸及中西药治疗乏效而求治。 现恶寒发热,肢倦懒言,食欲不振,时呕恶。 平素大便不实,小便正常,口微渴不欲饮。 查舌质红,舌苔薄白,脉弦细。口、眼、鼻 向右喁斜,鼻唇沟距正中线约0.5 cm。据其 舌、脉、症,辨证乃脾虚失运,痰湿聚滞, 风寒外侵,致风痰阻络。治以健脾益气,祛 风化痰通络。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15 g,细辛6 g,干姜15 g, 黄连5g,白术10g,桂枝10g,白附子10 g, 党参10g,当归10g,花椒(去目)5g,蔓 荆子10 g,柴胡12 g,僵蚕10 g。每日1剂, 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2剂后,全身症状减轻,耳 垂后彻痛消失。5剂后上述症状基本消失,惟 言语时面部有牵引感,且鼻唇沟略向右歪, 余无不适。续用上方加黄芪15 g,益气固表, 并助党参、当归益气活血通络。
    三诊:又服药2剂后,诸症消失。2个月 后,曾因偶感外邪复发1次,但病情较前轻 微,仅感右颊跳动,有牵引感。又以上方加减 2剂煎服,至今未复发。
    解析:《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云“寸 口脉浮而紧,紧则为寒,浮则为虚,寒虚相 搏,邪在皮肤……正气引邪,僻不遂”。对其 病因病机作了较明确的叙述,并提示了扶正 祛邪这一根本治则。医者对本病多以风痰阻 络论治,笔者认为,该病以脾胃虚弱,因虚致实为本,因其脾胃虚,水湿失运聚而为痰; 因其虚,气血失调,卫外不固而易致风寒外 淫,风痰阻络。故治以健脾益气为主,配以 祛风化痰通络之品。方中以党参、白术、干 姜健脾益气,扶正治本;黄连苦燥脾湿,以 消痰湿之源;桂枝、细辛、柴胡辛温之品通 彻三阳,以解肌祛风;白附子易附子更增祛 风痰之力;蔓荆子、僵蚕疏风之品开门揖寇; 口眼喁斜者,《灵枢》认为是“筋急”之故 也,肝主筋,故重用乌梅之酸缓经脉之急; 更辅以当归活血养血。再诊时加黄芪扶助正 气,助其益气活血通络之功,白术、黄芪合 用,固护卫表,免外邪再犯。


    13.紧张性头痛:患者,女,56岁。 1999年5月21日初诊。头痛10年,反复发 作,时轻时重,重时欲头撞墙,服麦角胺及 卡马西平等药物,头痛亦难缓解。近日又出 现背部沉困,自觉有掌大区域凉甚。体格检 查:血压140/90 mmHg,心肺未见异常,腹 部平坦,无压痛及反跳痛,双下肢无水肿。 颈椎X线片未见异常。头颅CT检查:颅内 未见异常。西医诊断为紧张性头痛。舌质淡 红,舌苔白,脉沉细。辨证为清阳不升,寒 热错杂。方以乌梅(丸)汤。
    处方:乌梅20g,党参12g,附子10g, 当归10g,花椒6g,黄连6g,干姜6g,黄 柏5g,肉桂3g,细辛3g。每日1剂,水煎 分服2次。服药2剂后,头痛缓解。守方继进14剂 后,头痛消失。随访半年未复发。
    解柝:临床应用乌梅丸,中寒呕吐者加 用吴茱萸、半夏以温中降逆止呕;痛引胸胁 者合用金铃子散、良附丸;肾阳虚者加肉桂, 肾精不足者加鹿角霜、补骨脂等;脾失健运 者合参苓白术散,大便不通者加硝、黄以泻 热通便。


    14.偏头痛:患者,女,32岁,教师。 2003年11月20日初诊。患偏头痛6年,每 因疲劳或情绪变化而诱发,头痛如裂,以巅 顶为甚。6年来发作频繁,且疼痛逐年加重, 用过许多中西药物(如麦角胺、丙戊酸钠、 天麻钩藤饮、归脾汤、清震汤、散偏汤、正 天丸等)或无效或效果不佳,以致每次发作均需服用索米痛片。服后头痛虽止,但头脑不 清爽,且心中嘈杂。此次发作无明显诱因, 右侧头痛,痛势甚剧,连及眼耳,且心中疼 热,嘈杂难受。舌苔薄黄,脉细数。脑电图、 脑血流图、CT等检查均无异常发现。西医诊 断为偏头痛。中医诊断为厥阴病。方以乌梅 (丸)汤加味。
    处方:乌梅30 g,黄连9 g,黄柏9 g, 当归9 g,党参9 g,花椒9 g,桂枝9 g,麻 黄9g,附子9g,干姜6g,细辛6g,川弯 15 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6剂后,头痛减轻,睡眠转 佳,舌脉同前。原方继服。
    三诊:又服药7剂后,诸症消失。再服3 剂,以巩固疗效。2年后随访未复发。
    解析:乌梅丸原是为胃热肠寒的蛔厥证 而设。本方寒热并用,温补虚寒,养血通脉, 调和阴阳。头为诸阳之会,头侧虽属少阳, 但其里属厥阴。方中乌梅酸平入肝,收敛纳 气;当归苦温入肝,养血通经;人参甘寒益 肝阴;干姜温补脾阳;黄连、黄柏苦寒入心 降火;花椒、桂枝焦辛入心,补阳气,散寒 水;细辛辛香,交通上下。本方滋补肝阴以 熄风,阴血同源,阴血足则风自灭,故对日 久难愈的偏头痛,从厥阴治疗,用乌梅丸补 肝之体,调肝之用则诸症自除。药中病机, 服药10余剂,使多年痼疾霍然而愈。


    15.抑郁症:患者,女,23岁,农民。 1996年8月19日初诊。患者因婚姻问题,与 家人发生分歧,以致情志抑郁。近30曰来, 神情呆滞,反应迟钝,少言寡语,消极厌世, 昼夜不寐,四肢欠温,舌质暗,舌苔薄黄, 脉弦滑。经精神病科诊断为抑郁症。辨证属 肝失条达,气血不和,厥气上冲,扰其神明。 治以泄肝宁神,调和气血。方以乌梅 (丸)汤。
    处方:乌梅12 g,党参12 g,花椒5 g, 干姜5 g,制附子5 g,黄连9 g,黄柏9 g, 细辛3 g,肉桂3 g,当归6 g,百合8 g。每 曰1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6剂后,神志恢复正常。半年后病 又复发,诸症较轻,再服原方3剂而愈。观 察1年,未再复发。
    解析:本病由于精神刺激,损伤厥阴肝 与心包,而见虚实寒热错杂,气血阴阳失调 之证。故用乌梅丸扶正泄肝,和血宁神,使 此难证6剂而愈。正如《医学从众录》云: “以乌梅丸益厥阴之体,宣厥阴之用。”乌梅 丸寒热并用,攻补兼施,为调理气血阴阳之 剂。临床上,凡久病不愈,属上热下寒,寒 热虚实错杂,气血不和之证,均可运用,非 属专主蛔厥之病。故临证之时,谨守病机, 方能取得理想疗效。


    16.急性阑尾炎:患者,男,49岁。 2008年6月初诊。右下腹疼痛3日,恶寒发 热、呕吐,现右下腹阵发性疼痛,喜屈膝侧 卧,右下腹麦氏点压痛明显,无反跳痛,舌 淡红,舌苔黄,脉沉紧。血常规:WBC9.0X 109/L。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因不愿手术,前 来求诊。中医诊断为肠痈。方以乌梅(丸) 汤加减。
    处方:乌梅10 g,花椒6 g,桂枝6 g, 附子6 g,干姜6 g,细辛6 g,黄连6 g,黄 柏6 g,广木香6 g,当归12 g,赤芍12 g, 生大黄(后下)15 g。每曰1剂,水煎分服 2次。服药后,泄大便.4次,腹痛缓解,恶寒 发热已不明显。去大黄后再进2剂,诸症减 轻,原方调理数剂而愈。
    解析:急性阑尾炎属中医“肠痈”范畴, 中医治疗肠痈常用大黄牡丹皮汤及薏苡附子 败酱散,以乌梅丸治疗肠痈的报道较少见。 方中花椒、桂枝、附子、干姜、细辛辛温助 阳以散表寒;黄连、黄柏、生大黄清热通腑, 以泄里热;乌梅酸敛以防泻之太过;木香、 当归、赤芍行气和血。诸药合用,既能散表 寒,又能清泄里热,故疗效满意明确。


    17.慢性胆囊炎:患者,女,51岁。 2000年3月12日初诊。胁痛反复发作8年, 加重12日。体格检查:神清,痛苦貌,心肺 未见异常,右上腹压痛阳性,无反跳痛,墨 菲征阳性。腹部B超检查:慢性胆囊炎。静 脉滴注多种抗生素10余曰无效,转中医治 疗。诊见神疲面白,纳差食少,口苦而干不 欲饮,烦躁易怒,五心烦热,舌质暗红,舌 苔白,脉沉弦。辨证为阴阳两虚。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金钱草30 g,乌梅30 g,五味子 20 g,党参15g,鸡内金15 g,莪术12g,附 子10g,当归10g,花椒6g,黄连6g,细 辛5g,肉桂3g。每日1剂,水煎分脂2次。服药10剂症减,守方继进10剂而瘥。
    解析:临床应用乌梅丸,应随患者个体 差异随症加减。若上焦热盛增加清热药物, 下焦虚寒增加温中药物,中寒呕吐者加用吴 茱萸、半夏以温中降逆止呕,痛引胸胁者合 用金铃子散、良附丸,肝气虚者加黄芪,肾 阳虚者加肉桂,肾精不足者加鹿角霜、补骨 脂等,脾失健运者合参苓白术散,大便不通 者加硝、黄以泻热通便。


    18.雷诺病:患者,女,30岁,工人。 2004年3月29日初诊。患者四肢肢端间歇性 发白、发绀、潮红交替出现已历2年。开始 于指、趾尖端,以后逐渐上行,累及手足掌 部。发时局部发白发绀,寒凉麻木,有针刺样 疼痛,待转为潮红时,伴有烧灼感,整个过 程约持续1小时,可自行缓解,遇寒冷或情 绪刺激易发作。西医诊断为雷诺病,应用烟 酸、硝苯地平等治疗有所好转,但停药后复 发如初,本次因再次发作而来诊。舌质浅淡, 舌苔薄黄,脉滑细。依据寒热发作之证,选 用乌梅(丸)汤加味治疗。
    处方:乌梅15 g,细辛6 g,干姜10 g, 黄连12g,炮附子9g,当归15g,花椒10g, 桂枝15 g,人参6 g,黄柏10 g。每日1剂, 水煎分服2次。服药10剂后,症状明显减轻。守方再进 10剂,症状基本消除。再坚持服用月余,1 年后随访未复发。
    解析:现代医学认为,雷诺病是由于支 配血管的交感神经功能紊乱,引起肢端小动 脉痉挛,肢端局部缺血而出现指、趾端苍白、 发绀、麻木、充血和剧烈疼痛等症状,严重 者可发生肢端溃疡、坏死。《伤寒论》338条: “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 暂安时者此为藏厥……今病者静,而复时烦 者,此为藏寒”。本例患者发病时肢端局部发 白发绀,寒凉麻木,病机当本条所述之藏寒 (脾与肠中有寒)而非藏厥(肾脏真阳极虚而致四肢厥冷)。患者阳虚不能温养四末。外有 寒邪客于血脉之中。脉络收引,血流不畅。 瘀于肢端而致疼痛。细审乌梅丸方义。用寒 用热,亦敛亦散,既温且通,攻补兼施。稍 事增味,正中该例病机,故收效满意。


    19.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男,27岁。 2006年11月27日初诊。腰痛2年余初西医 诊断为L4〜U腰椎间盘中央型突出症。腰背 僵硬疼痛,不能俯仰,随天气变化而加重, 通常于天寒最甚之时症状加重。此次因寒流 来袭而发作,舌质红绛,舌荅白腻,脉极弦 劲不和缓而少胃气。患者自习中医数年,曾 按补肾怯寒湿法及温补肾阳法治疗,效果不 显。此乃肝阳虚弱,阴寒内盛,寒热错杂之 证。治以温补肝阳,舒筋祛寒,寒热同调。 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9g,细辛3g,桂枝9g,炮 附子(先煎)12 g,干姜9g,花椒9g,黄柏 6g,黄连9g,人参12g,当归9g,甘草3g。 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加减共进药6剂,诸症皆愈。
    解析:李士懋在《相儒医集》中曾云 “乌梅丸的临床应用指征有二:其一是脉弦按 之无力。弦为肝之脉,弦为减,乃阳中之阴 脉……肝虚者,温煦不及,致脉拘急而弦。 然必按之减,甚或弦而无力,无力为虚。其 二是具有肝经症状。凡胁脘胀痛,胸痛、心 悸,头昏厥……或数症可并见,或仅见一症, 又具有上述脉象,即可用乌梅丸治之”。肝阳 虚证临床常与肝阴血虚并见,以肝阳虚的临 床表现为主。因此,在温补肝阳的同时应与 滋补肝阴药相伍,以防伤阴之弊。乌梅丸的配伍特点正与肝阳虚证的病机 相合。温补肝阳选用乌梅为君药,而弃选他 药的理由在于:其一乌梅性温,酸味最强, 其二乌梅“得春生肝木之性”,乌梅酸敛中具 有升发之性,此为其他酸性药物所不具备。 应用附子、花椒等温阳之品外,细辛、桂枝 等辛味之药的应用,顺应肝木之性,辛温之 品,升发宣散,正合肝阳的生理特点,正如 张介宾所说:“木不宜郁,故欲以辛散之,顺 其性为补,逆其性为泻。”酌加黄连、黄柏苦 寒之味,清泄肝脏相火、疏解肝气郁结以助之,更加人参、当归、甘草等甘味之药以益 之。乌梅丸作为厥阴病之主方,在肝阳虚证 的治疗中,具有其独特的功效。此肝阳虚弱, 阴寒内盛证,以乌梅丸加减,寒热同调而治, 即收良效。


    20.痛经:患者,女,28岁。经行腹痛 已2年余,每于经期少腹疼痛,月经不畅, 经色时淡时黯,或夹瘀块。经多方求治,未 见明显效果,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症见面 色萎黄,舌质淡胖,边尖红,舌苔薄黄,自 诉;匕、烦口渴,四肢酸困,手足不温,脉细弦。 妇科检查未见器质性病变。方以乌梅(丸) 汤加减。
    处方:乌梅10g,细辛6g,制附子(先 煎)10 g,桂枝10g,盐黄柏6g,党参20g, 炒黄连3g,干姜10g,当归12g,椒目10g。 每曰1剂,水煎分服2次。于每次经前、经 后各服3剂。如是服药3个月经周期后病愈。
    解析:妇女“以血为本”,气为血之帅, 血为气之母。临床所见痛经之病,全实者少, 纯虚者亦不多见,常见虚实夹杂。病因多责 之寒热,病机常呈现气血失和,病位不外乎 冲任胞宫。热入血室或寒凝胞宫,致冲任受 损,气滞血疲,所谓“不通则痛”。此例痛经 患者运用乌梅丸进行治疗,在辨证中抓住了 病证虚实互呈,寒热错杂的病机。痛经经久 不愈,致肝脾失调,气血不和,气机失于调 畅,郁久而生寒热,致虚实互呈,寒热错杂。 患者面色萎黄、经色黯淡,舌质淡胖、手足 不温为虚象寒象;心烦口渴、月经不畅、经 夹疲块、舌边尖红、苔薄黄为实象、热象; 而乌梅丸融会祛寒热,调肝脾,和气血诸法, 故能收效。临证时,根据寒热虚实的偏轻偏 重,在配伍遣药时有所增减。本例寒象显而 热象轻,故黄连、黄柏用量小而附子、干姜 用量大;黄柏盐制入肾,黄连炒焦入血,此 炮制之要,不可忽视。


    21.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女,47岁, 干部。1998年10月24日初诊。自述近2个 月来,时感心中烦热,颈面烘热,胸胁胀痛, 咽干口苦,脘痞纳呆,倦怠乏力,少腹冷痛, 大便溏泻,月经先后不定期,量少色淡,舌淡苔白,脉弦而无力。西医诊断为围绝经期 综合征。中医辨证属肝升发无力,寒热错杂。 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4 g,细辛4 g,炮附子(先 煎)12 g,干姜5 g,花椒5 g,党参12 g,当 归12 g,黄芪15 g,炒杜仲15 g,黄连8 g, 黄柏3g,炙甘草6g。每日1剂,水煎分服2 次。
    二诊:服药7剂后,诸症减轻,乏力仍 较明显。上方改黄连为5 g,加黄芪至20 g, 继服。
    三诊:又服药7剂后,寒热错杂症状尽 除,脉较以前明显有力。后以归脾丸调理月 经而愈。1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解析:乌梅丸是治疗厥阴病的主方,具 有温下寒清上热,调理阴阳的作用,治疗蛔 厥证有良效。但笔者认为,只要抓住乌梅丸 的本质,可广泛地用于临床各科。厥阴病的 本质是肝阳虚或肝气虚。厥阴肝为阴尽阳升 之脏,肝主疏泄,主升发。若肝气虚或肝阳 虚不能疏泄升发,郁而化热,郁热上攻则见 胸中烦热、烦躁不宁、颈面烘热、咽痛、口 干等上焦热象;肝失疏泄,木不疏土,影响 脾胃受纳运化,则见脘腹胀满不适、恶心呕 吐、食少纳呆、胸胁胀满、腹泻;肝气虚或 肝阳虚,不能温煦下焦,则见下焦虚寒,临 床可见少腹冷痛、腹泻、舌淡苔白、脉弦弱 无力。乌梅丸方中细辛、干姜、附子、桂枝温 下焦虚寒,益肝之用,助肝之疏泄;配伍乌 梅、当归,防止肝之疏泄太过,使肝之疏泄 冲和条达;黄连、黄柏清上焦郁热;人参、 当归补气养血,既补肝之体,又益肝之用。 又益肝之用。随患者个体差异,临床施用乌 梅丸,当随症加减。若上焦热甚者增加清热 药物;下焦虚寒甚者,增加温中药物;中寒 呕吐者加吴茱萸、半夏以温中降逆止呕;阴 血不足、痛引胸胁者,加柴胡、白芍、川楝 子;肝气虚者加黄芪;肾阳虚者加肉桂;肾 精不足者加肉苁蓉、鹿角;脾失健运者加茯 苓、白术;脾阳虚者加淫羊藿、巴戟天等; 大便不通加大黄、芒硝以泻热通便;兼气滞 者加木香、枳壳以行气疏肝。临床中,患者的临床症状不同,有的以上焦郁热为主,有 的以木不疏土为主,有的以下焦虚寒为主, 但必见上热下寒,脉弦弱无力。临床各科有 此特征,即可用乌梅丸,不必拘泥治疗蛔厥。


    22.慢性盆腔炎:患者,女,38岁。 2004年12月8日初诊。患者12年来慢性盆 腔炎反复发作,时发时愈,每次发作数周, 甚或数月。曾多方医治,虽有疗效却未能根 治。本次病发作已有3月余,症见乏力心烦, 口干纳呆,大便不爽,或时有泄泻,下腹坠 胀疼痛,痛连腰骶,腰以下凉,喜热按,带 下色黄,伴有气味。舌体胖,边齿痕,舌尖 红,舌苔薄黄,脉沉弦,双寸弱。妇科检查: 子宫附件压痛。B超检查未见盆腔肿物。此 患者因心肺气虚,肝郁脾虚,上焦心火,下 焦寒湿化热。治以寒热并用,1补泻兼施,清 上温下,以温下为主。方以乌梅(丸)汤 化裁。
    处方:乌梅30 g,细辛3 g,黄连10 g, 制香附10 g,当归10 g,制附片10 g,桂枝 10 g,人参10 g,黄柏10 g,续断30 g,远志 10 g,川楝子9g,鸡血藤30 g,苏木10 g,红 藤10 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第三煎 取lOOmL药液灌肠,每日1次。
    二诊:服用药物7日后,仍有小腹隐痛, 纳呆食少。上方加焦三仙30 g,继续服用。
    三诊:又治疗7日后,诸症明显好转。 续服用7剂后,诸症全部消失,随访1年未 复发。
    解析:现代妇女气虚上热下寒,湿热型 盆腔炎占多数,瘀滞与寒湿之邪共存,且女 性多虚多郁多瘀,虚实夹杂,寒热格拒,放 松性的体育锻炼较少。治以寒热并用,补泻 兼施,清上温下为主,而仲景之方正有此功 效。方中之乌梅滋阴,收敛肺气,细辛、桂 枝、制附子温藏祛下寒止痛。黄连、黄柏清 上热及下焦湿瘀化热。人参、当归补气,养 血活血。全方配伍有寒热并治,清上温下, 邪正兼顾之功。加川续断,温肾阳;鸡血藤 养血活血,疏肝行气止痛;苏木、.红藤活血 通经,祛瘀止痛。本方之特点寒热并用,苦 辛并进,补泻兼施,内外兼治,使上火下, 下寒清,阴阳协调,而去除久病之根,因此取得满意的疗效。


    23.不孕症:患者,女,26岁。1983年 11月12日初诊。结婚4年未孕,其丈夫精液 检查正常。妇科检查正常,但测基础体温双 相曲线不典型。西医诊为排卵障碍性不孕症。 现症月经不调,经量少,经色淡,每7〜10 日方净,伴胃脘灼痛,四肢不温,饥不欲食, 时常腹痛,大便带有白色黏胨,1日2次,舌 质淡,舌苔薄白,脉沉缓。辨证乃上热下寒, 胞脉失养。治以清上暧下,温养胞脉。方以 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20 g,熟地黄20 g,枸杞子 20 g,菟丝子20 g,当归10g,党参10g,桂 枝10 g,附片10 g,黄连10 g,黄柏10 g, 肉灰蓉10 g,淫羊藿10 g,干姜3 g,细辛 3 g,花椒3 g。2日1剂,每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5剂后,肢冷大减。共进12剂,胃 灼痛、下利、肢冷得除。次年2月27日查妊 娠试验( + ),同年年底顺产1男婴。
    解析:中医认为,“冲为血海”,“任主胞 胎”,二脉系于胞。辨本案与乌梅丸证相合, 实属上热下寒,胞脉失于温养所致。方中乌 梅、黄连、黄柏清心泄胃,燥湿止痢;附片、 干姜、桂枝、细辛、花椒暖肝温肾,散寒除 冷;党参、当归、熟地黄、枸杞子、菟丝子、 肉苁蓉、淫羊藿温养胞脉。诸药相伍,切中 病机。


    24.慢性荨麻疹:患者,女,40岁。 1999年3月1日初诊。主诉全身性皮肤丘疹 伴瘙痒,反复发作3年。自述3年来,每于 春天发病,持续夏季。发病时先从颜面丘疹 开始出现,继则全身,后逐渐融合成片,色 淡红并高起皮肤,瘙痒明显。曾先投养血活 血、祛风止痒剂,10余剂不见效果。后详查 病情,诊见躯干皮肤散在大小不等淡红色丘 疹,以腹部及双下肢为重,经常有腹痛,大 便稀,口苦口干,舌质红,舌苔白腻,脉沉 细。考虑发病日久,寒热错杂,试投乌梅丸 加减。
    处方:乌梅60 g,干姜3 g,细辛3 g, 黄连9 g,当归10 g,制附子3 g,花椒6 g, 桂枝10 g,党参10 g,龙骨20 g,牡栃20 go 每日1剂,7JC煎分服2次。服药3剂后,诸症明显减轻。又复上方 加升麻6 g,蝉蜕10 g,继服10剂,诸症痊 愈。随访1年未复发。
    解析:荨麻#属中医“瘾疹”范畴。《诸 病源候论》云:“邪气客于皮肤,逢风寒相 折,则起风瘙瘾疹。”究其发病,多由风邪外 袭,客于肌肤,营卫失调;脾胃郁热,复感 风邪,内外不达,邪热郁于肌肤;气血不足, 血虚生风;或血热生风等。前贤治疗多从风、 火立论,多用宣发清凉、养血祛风之品。但久 病易生他变、血虚邪恋、寒热互结。治当虚 实兼顾,以防犯虚虚实实之戒。方中重用乌 梅取其味酸汁多,可润其燥而风自熄、热消; 干姜、细辛、制附子、花椒、桂枝温中州之 脾阳,温里散寒,扶正以祛邪;黄连清解内 热,以防姜附之燥;党参、当归养血,龙骨、 牡蛎镇静,以防瘙痒之烦;升麻、蝉蜕透达 肌肤,引邪外出。


    25.过敏性紫癜:患者,男,20岁。 1993年12月14日初诊。患者以四肢皮肤紫 斑7曰、便血1日,于1993年12月5日入 院,诊断为过敏性紫癜。经对症治疗1周余, 症状未见改善,遂请中医会诊。诊见面白无 华,气短懒言,神疲乏力,起则头晕汗出, 哜周疼痛较著,喜温喜按,大便呈暗红色,1 曰2〜5次不等,四肢皮下满布出血点,略高 出皮肤,对称分布,以关节部位为重,且多融 合成片,压之不腿色,双下肢轻度水肿。舌质 浅淡,舌苔黄腻,脉沉细数。查Hb 87 g/L, 尿蛋白( + + ),大便隐血试验(+ + + + )。 中医辨证属肝脾亏虚,统藏失职,虚中夹实, 寒热错杂。治以攻补兼施,寒热并用,调肝 补脾,祛风敛营。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肉24 g,黄连6g,黄柏9g, 党参18 g,炮姜炭9 g,桂枝9 g,附片6 g, 当归9 g,生白芍30 g,防风6 g,花椒6 g, 仙鹤草30 g。每日1剂,水煎分服3次。并 停用西药。服药4剂后,腹痛止,便血停,紫癜渐 消。效不更方,又服7剂,诸症全消,病愈 出院。
    解析:过敏性紫癜之疾,中医常从脾不 统血,或血热迫血妄行立论施治者居多,然此例患者据其症征,辨证为虚中夹实,寒热 错杂之证,故治以攻补兼施,寒温并用之乌 梅(丸)汤加减而收佳效。可见中医临床辨 治疾病,既有常法,亦有“变异”。其常者知 之犹易,其变者决之甚难,此灵活性也。


    26.皮肤瘙痒症:患者,男,46岁,修 鞋工。全身皮肤瘙痒,春秋易发,皮肤潮红, 遇热瘙痒尤甚,.夜间明显,皮肤干燥,抓痕 累累,畏寒且恶风,心烦口干失眠,食欲不 振,面色少华,四肢不温,舌质淡,舌尖红, 荅白腻少津,脉细缓。患者常在街边修鞋, 易被风、寒、湿等六淫外邪侵袭,而邪蕴肌 肤,不得疏泄,久病脾虚,气血失化,卫外 不固,湿郁化热,血虚生风。辨证属寒热虚 实夹杂。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60 g,细辛10 g,.干姜15 g, 黄连6g,当归20g,制附片15 g,花椒3g, 桂枝10 g,红参10 g,黄柏15 g,黄连6 go 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2剂后,瘙痒减轻,口不渴、 不畏寒,但恶风,其余症状舌脉未变。
    处方:乌梅30 g,细辛6 g,干姜10 g, 黄连6 g,黄柏15 g,西洋参10 g,花椒3 go
    三诊:服药5剂后,各症明显减轻,舌 质浅淡,舌苔薄白,脉缓。
    处方:乌梅20 g,细辛5 g,干姜10 g, 黄连5g,黄柏10g,当归15g,制附片10 g, 花椒3 g,桂枝5 g,党参20 g。服药10剂后,瘙痒止,各症皆愈。再予 补中益气汤调服,随访2年未复发。
    解析:本例顽固性皮肤瘙痒症,中医辨 证属上热下寒、上实下虚之寒热错杂证,治 用乌梅丸加减。方中乌梅酸涩敛阴,不但能 治蛔,又能滋肾生津;细辛、制附片、干姜 辛温能驱蛔安蛔,并祛寒壮阳;黄连、黄柏 苦能下蛔,寒能清上热。全方苦寒并用,酸 辛甘并举,故能治疗寒热错杂、虚实相兼诸 症。此外,方中黄连、黄柏为苦寒之品,有 “苦寒伐胃”之弊,当中病即止或减量为宜。


    27.梅尼埃病:患者,女,32岁。2004 年7月8日初诊。眩晕反复发作10余年。常 突然发病,自感天旋地转,头不敢抬,身不 敢转动,有时扑倒在地,伴耳鸣、恶心、呕吐及出虚汗。西医每以梅尼埃病治之,终未 能根治。近1年发病频繁,此次发病已卧床4 曰未进食,每日以输液维持而邀诊治。诊见 头晕目眩,如坐舟车,耳鸣如蝉,恶心、呕 吐痰涎,伴脘痞纳差,心胸烦热,口干口苦, 畏寒肢冷,舌边尖红,舌苔薄白,脉弦。西 医诊断为梅尼埃病。中医诊断为眩晕,辨证 属寒热错杂,水饮上泛。治以清上温下,行 水化饮。方以乌梅(丸)汤加减。
    处方:乌梅20g,白术20g,党参20g, 花椒6 g,黄连6 g,桂枝20 g,干姜20 g, 黄柏20g,当归20g,细辛3g,泽泻30g, 炙甘草6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7剂后,病情大减,患者已能下地 活动、进食,未再出现耳鸣、恶心、呕吐。 守方去泽泻,再进7剂,诸症消失而愈。
    解析:梅尼埃病属中医“眩晕”范畴。 本例表现为上热下寒,虚实互见之证候。下 寒致水气不化,内停为饮,泛目为眩,泛脑 为晕,泛耳则鸣,泛胃则呕吐疾涎;心胸烦 热,口干而苦,又为上焦实热之征;而畏寒 肢冷又乃阳虚之象。诸症与乌梅丸之病机相 契合,故选用本方灵活加减,加泽泻则虑其 有内耳迷路水肿,是为仲景泽泻汤之意,故 收较好疗效。


    28.-复发性口腔溃疡:患者,男,51岁。 2008年4月10日初诊。主诉时发口疮,或轻 或重,反复已近2年。每次发作时服用三黄 片、口炎清颗粒等药物,效果不明显,且服 药后自觉伤胃。本次发作已有4日,溃疡灼 痛不已,伴见神疲乏力,少气懒言,大便溏 稀,1日2〜3行,小便清冷,夜尿频数。舌 质红,舌苔黄燥少津,局部剥脱,脉濡滑。 西医诊断为复发性口腔溃疡。中医辨证属清 阳不升,寒热错杂。治以苦辛通降。方以乌 梅(丸)汤加减。
    处方:制附子(先煎)10 g,桂枝10 g, 花椒6 g,党参15 g,当归15 g,黄柏15 g, 黄连6g,栀子15g,蒲公英30 g,紫花地丁 15 g,乌梅15 g,细辛3 g,干姜6 go每曰1 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4月17日):服药7剂后,口腔溃 疡减轻,口舌疼痛缓解,仍便溏,乏力。原方加黄芪20 g,诃子15 g,五味子10 g,健 脾补肾,敛疮止泻。继服。
    三诊(4月24日):又服药7剂后,口腔 溃疡明显减轻,咽痛已消,神疲乏力好转, 便溏减轻。上方减栀子、蒲公英、紫花地丁, 改制附子为15 g,加补骨脂15 g,以进一步 温肾阳,暖命门。续服。
    四诊(5月1日):服药7剂后,二便调 和,诸症缓解。后以上方随症加减出入,随 诊6个月未复发。
    解析:复发性口疮是一种反复发作的、 孤立的圆形或椭圆形小溃疡,经常出现于口 腔黏膜的各个部位,有“红、肿、凹、痛” 的特点,缠绵难愈。往往由于饮食不节、作 息无度、五志化火、过度操劳等易导致心脾 积热,或肝火犯胃,或水不涵木,最终火性 上炎,上攻于口而发为口疮。虽病位在口舌, 但与脾、胃、心、肝、肾等脏有关。大凡胃 火上炎者,多清热解毒,可取良效;虚火上 炎者,可滋阴降火,亦易奏效。但有些病机 较为复杂,往往寒热错杂,易为假象蒙蔽, 需准确辨别病机,审症求因,方能奏效。本例病机较为复杂,为上(心、脾)热 下(肝、肾)寒之证。若过于苦寒清热,则 恐耗伤正气;若一味温补又恐助阳化火。方 选乌梅丸加减,治以辛开苦降,早期重用黄 芩、黄柏、栀子、紫花地丁、蒲公英等以清 热泻火,急则治标;后期减苦寒力度,增大 附子用量,加用补骨脂以增强温补之功,缓 则治本。故多年顽病得愈。
      中医经方全书
    1、资料来源于同仁前辈,我只是一个搬运工,抛砖引玉。
    2、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3、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承继堂论坛 ( 冀ICP备17004995号  

    GMT+8, 2018-11-16 04:55 , Processed in 0.17437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