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承继堂论坛︱中医论坛︱中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0

9.大黄黄连泻心汤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05
  • 签到天数: 582 天

    [LV.9]以坛为家II

    4322

    主题

    433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67
    发表于 2018-9-30 23: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行,浏览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黄黄连泻心汤
    【仲景原论】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 上浮者,大黄黄连渴心汤主之。(154条)
    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 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表解乃可 攻痞。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 汤。(164条)
    【名医博论】
    1.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卷四》••《内 经》曰:火热受邪,心病生焉。苦入心,寒 除热。大黄黄连之苦寒,以导泻心下之虚热。 但以麻沸汤渍服者,取其气薄而泄虚热。
    2.许宏《金镜内台方议•卷六》:今此 心下痞,关上脉浮紧,不恶寒,反恶热者, 为阳。大黄黄连泻心汤以导泄其虚热也。
    3.方有执《伤寒论条辨•卷三》:脉见 关上者,以痞在心下也。以气痞而濡,所以 浮也。然痞之濡,由热聚也。故用黄连清之 于上,聚虽气也,痞则固矣,故用大黄倾之 于下。
    4.喻昌《尚论后篇•卷三》:大黄乃足 太阴、手足阳明、手足厥阴五经血分之药。 凡病在五经之血分者,宜用之,若在气分用 之,是谓诛伐无过矣。故仲景言治心下痞满, 按之软者,用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此正泻 脾胃之湿热,非泻心也。病发于阴而反下之, 则作痞满,乃寒伤荣血,邪气乘虚结于上焦, 胃之上脘在于心,故曰泻心,实泻脾也。
    5.柯琴《伤寒附翼•太阳方总论》:云 ?写心者,泻其实耳,热有虚实,客邪内陷为 实,藏气自病为虚,黄连苦燥,但能解离宫 之虚火,不能除胃家之实邪,非君大黄之勇 以荡涤之,则客邪内实而据心下者,漫无出 路,故用一君一臣,以麻沸汤渍其汗,乘其 锐气而急下之,除客邪须急也。
    6.徐彬《伤寒原方发明•太阳中篇》: 此汤与附子泻心,又泻心汤之变法也。诸泻 心汤主涤饮以驱热,此则主气之虚热矣。浮 紧之脉为寒,寒为阴邪,误下入里,果与内 饮搏结,必硬满矣。今不硬而濡,是证非挟 饮,乃外之阴邪与身中之阴气相迎而痞聚心 下也。郁热上逆,惟苦寒可泻之,故用大黄 黄连,然气本轻浮,故关上脉浮,浮则易散, 故不用他药以滞之,犹恐其下之不速,用甘 澜水取其轻而易下,谓气本因寒逆,郁为热, 急驱使散,久留则生变也。若证有心下痞而 表未解者,亦虚气也。故表解后,亦可用此 汤,谓蠲饮补中,为泻心汤本旨,总非虚气 所宜,故此特别异于诸泻心汤而为治也。
    7.程应旄《伤寒论后条辨•卷五)••如 其人不恶寒者,则关上之浮,只是邪阳弥漫 于心之上,表阳虽陷而未虚,主之以大黄黄 连馬心汤,以邪气既不能外出,欲下则阴邪 阻留,用从阳引至阴之法,使上焦之热,降 入下焦,而下焦阴邪,随阳而并泻矣。虽曰 湾心,而逐寒之功,即寓于泻热之内,故以 大黄黄连名汤耳。
    8.张锡驹《伤寒直解•卷三》:关上脉 浮者,少阴心气在表,气机欲外出也。此君 火亢炎在上,不得下交于阴而成痞,故以大 黄黄连泻少阴亢盛之火于下行,火降而水升, 痞结解矣。亦水济火之义也。
    9.沈明宗《伤寒六经辨证治法•卷二》: 此虽伤寒下后,又互风而言,故出桂枝汤, 和营卫而解表邪也。然大黄黄连泻心汤攻痞, 是无下利而为里实,故以苦寒泻之。如前条 下利雷鸣等变,是属里虚,故用甘草半夏等 汤,温补散结,而痞虽是一,又当分别虚实 治之。
    10.钱溃《伤寒溯源集•卷三》:若夫大 黄黄连泻心汤者,因伤寒郁热之邪,误下入 里而痞塞于心下,虽按之濡而属无形之气痞, 然终是热邪,故用大黄之苦寒泄之,以攻胃 分之热邪,黄连之苦寒开之,以除中焦之郁 热,而成倾否之功。在五等泻心汤中,独为 攻热之剂也。
    11.尤怡《伤寒贯珠集•太阳篇下》:成 氏所谓虚热者,对燥屎而言也,非阴虚阳虚 之谓,盖热邪入里,与糟粕相结,则为实热, 不与糟粕相结,即为虚热。本方以大黄、黄 连为剂,而不用枳朴、芒硝者,盖以泄热, 非以荡实也。 ’ .
    12.王子接《绛雪同占方选注•寒剂• 上卷》:痞有不因下而成者,君火亢盛,不得 下交于阴而为痞,按之虚者,非有形之痞, 独用苦寒,便可泄却。如大黄泻营分之热, 黄连泻气分之热,且大黄有攻坚破结之能, 其泄痞之功即寓于泻热之内,故以大黄名 其汤。
    13.吴谦等《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 伤寒论注•卷二》:痞硬虚邪,而用大黄、黄 连,能不起后人之疑耶?然仲景使人疑处, 正是使人解处。盖因后人未能细玩,不得其 法,竟煎而服之,大悖其旨矣。观其以滚沸 如蔴之汤,溃大黄、黄连,须臾绞去滓,仅 得其无形之气,不重其有形之味,是取其气 味俱薄,不大泻下。虽曰攻痞,而用攻之妙, 不可思议也。
    14.缪遵义《伤寒方集注•三》:因思病 之所结者,在无形之气,而非有形之物,病 在心下,不在腹中,是在上之中。药味厚, 则下沉而降,味薄则得半而止,故以大黄、 黄连二味,少其分两,用麻沸汤二升,渍之 须臾,绞去滓,麻沸汤不多煎,而火力少, 其气弱而缓,溃之须臾,不多浸而药力微, 其味薄而清,此为阴中之阳。取其气,而不 取其味,轻之至也。其气之凝聚为痞者,可 消融而化矣,智譬则巧也,圣譬则力也,此 所谓巧力兼至也乎。
    15.陈恭溥《伤寒论章句•方解•卷 T):大黄黄连泻心汤,泻君火热结之方也。 凡少阴君火亢盛,而成痞者用之……夫关上者心也。浮者阳气盛也,关上浮而心下痞, 则知君火亢盛矣,审其外无表证,则以此力 与之。方以黄连,独泻君火,君大黄领以下 行,火降而痞自消矣。溃汁者,取其无形之 气,不取其有形之味,且生则易行,熟则迟 缓也。
    16.莫文泉《经方例释•卷中》:经曰: 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上自浮,大黄黄连 渴心汤主之;若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附 子湾心汤主之。盖恶寒汗出阳虚之症,故加 附子以固阳,而其方除附子、大黄、黄连外, 尚有黄芩,若大黄黄连泻心汤中本无黄芩, 则恶寒、汗出后,不应反加黄芩,自是此方 本三味,故附子泻心汤以此方加附子即为四 味,其迹显然,林校是也。且诸泻心汤方, 皆君芩佐连,不应此方专用连不用芩。且论 文于此汤或省称泻心汤,如本以下之,故心 下痞,与泻心汤是也,而《要略》泻心汤亦 有黄芩,尤为明证,今《伤寒》、《玉函》皆 无之者,传写脱之耳。以此论之,古必有以 黄连黄芩二味名泻心者,故此方加大黄,《玉 函》名为大黄泻心汤也。
    17.何仲皋《经方阐奥•太阳方•卷 一》:内经气运篇,阳气下存,心腹坚满。夫 所谓阳气下存者,盖阳气下陷,阴亡而阳独 存也。故仲景有大黄黄连泻心之法,不然既 汗且下,犹用苦寒之品以治之,岂不重伤其 正气耶。
    18.曹颖甫《伤寒发微•太阳篇》:太阳 标热,误下内陷,因成气痞,气与水合,则 按之硬痛。有气无水,则按之而濡,但为气 痞,故关上脉浮而不见弦紧,标热陷则与阳 明燥气相合而大便不行,故宜大黄黄连泻心 汤以泄之,俾阳明之火下降而心气之不足者 自纡。
    19.左季云《伤寒论类方汇参•第七章 泻心汤类》:丨写心汤治痞,是攻补兼施,寒热 并驱之剂。此则尽去温补,独任苦寒下泻者, 盖以黄连苦燥,能解离宫之火,大黄荡涤, 能除胃中之实耳。
    20.王邈达《汉方简义•太阳中篇》:先 下后汗,于伤表治法,已经颠倒,若因此而 见心下痞,外见恶寒者,倘先攻其里之痞,而遗其表之寒,则颠倒中,又错乱矣……非 仅先下后汗之颠倒,且用药,亦有下重、汗 轻之失当。观其文,下而曰大下,汗而曰复 发,可证也。故解表仍宜桂枝全方,不嫌其 重,攻痞仅用麻沸汤所溃须臾之大黄、黄连, 不嫌其轻,更可证也。因屡经汗、下,不胜 二黄之全力,故取其生鲜之气味,用麻沸汤 者,亦取其生性易下,不欲其久停于胃,轻 轻以推之耳,去渣而绞,则知二味,已研为 末,以其不煮,而但溃,且绞故也。
    21.喜多村直宽《伤寒论疏义•卷三》: 此治气聚之痞而非饮结之痞,故不用一味涤 饮药而专以苦寒叠用,且沸汤溃之绞去滓服 者,仅得其无形之气,不重其有形之味,虽 云攻痞而其用攻之妙不可思议,后人用此方 未能细玩得其法,竟煎而服之,大悖仲景之 旨矣。
    【组成方解】是方由大黄、黄连组成。 为太阳病之变证,无形之邪热,结于心下 (胃脘),而致心下痞塞不通,胀满不舒等症 而设。大黄苦寒,泻热凉血,攻积导滞,并 有开结散满之功。如《药品化义》所云:“大 黄气味重浊,直降下行,走而不守……专攻 心腹胀满,胸胃蓄热,积聚痰实。”黄连苦 寒,清心除烦,泻火解毒,专清心胃之火, 如《本草衍义补遗》云:“去中焦湿热而泻心 火。”大黄、黄连合用,使心下邪热除,痞气 消。然而大黄气厚味重,攻泻肠中积滞之力 强,故以麻沸汤渍浸须臾绞汁,取其气味之 轻扬,以清上部无形之邪热,而不欲其重浊 以导致泻下,此仲景用药之妙处也。《伤寒论》 载本方仅大黄、黄连二味药。林亿于方后注 i中云:“臣亿等看详大黄黄连泻心汤,诸本皆 ;二味,又后附子泻心汤用大黄、黄连、黄芩、附子,恐是前方中亦有黄芩,后但加附子 也。”故后云附子泻心汤。又《千金翼方》注 云:“此方本有黄芩”。说明本方当有黄芩, 以增强清热消痞之力。所论甚是。
    【异病同治】
    1.慢性浅表性胃炎:患者,男,34岁。 患慢性胃炎6年余。症见上腹部胀痛,烧灼 感,口苦、嗳气、泛酸,饮食不当或酒后发 作时,其痛亦可转为剧痛难忍。迭服中西药无效,故此饮食极慎,品种单调,颇以为苦。 胃脘部轻压痛,舌质红,舌苔黄腻,脉略滑。 胃镜检查:黏膜充血、水肿,附着大量黏液, 并有陈旧性出血点及轻度糜烂。幽门螺杆菌 (+ )。诊断为慢性浅表性胃炎。中医辨证属 湿热中阻。泻心汤集苦寒为一方,苦以燥湿, 寒可清热,可用于本病。先试以小剂,以观 进退。
    处方:大黄2.5 g,黄连4.5 g,黄芩4. 5 g,蒲公英9 g,枳壳6 g,砂仁3 g,生晒 参3 g,六一散6 g。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随症略事加减连服2月余,临床诸症消 失。3个月后复查胃镜,黏膜光滑,基本正 常。幽门螺杆菌(一),近期痊愈。半年后随 访,一如常人。
    解析:大黄黄连泻心汤虽为苦寒泻火之 剂,用于里热实证,但若善为变通,调整药 量、用法,适当配伍,则其性转急为缓,化 峻为和,可治疗多种慢性病。
    2.代谢综合征:患者,男,42岁。2009 年12月7日初诊,2002年因易疲倦,乏力入 院查诊为2型糖尿病,曾服二甲双胍。刻下: 卩干口渴,饮水多,尿量多,纳食多,全身 乏力,右肩右上肢麻木。易饥心慌,睡眠安, 大便正常,1日2〜3次,夜尿1〜2次。身高 173 cm,体重 100 kg。血压 145/105 mmHg。 舌质暗红,舌苔薄黄,脉沉小滑略数。既往 高血脂7年余,重度脂肪肝7年余,高血压7 年余。实验室检查:GHbAlC8.4%,甘油三 酯2. 49 mmol/L。西医诊断为肥胖症,原发 性高血压,高脂血症,2型糖尿病,脂肪肝。 现服用罗格列酮4 mg,每日1次;拜阿司匹 林100 mg,每日1次。中医辨证为胃肠实热 证。方以大黄黄连泻心汤加味。
    处方:酒制大黄(包煎)15 g,黄连30g, 化橘红30 g,决明子30 g,山楂30g,红曲 9 g,藏红花(研末分冲)2 g,三七15 g0每 日1剂,水煎分服2次。后以此方为基础,随症加减服用。至2010年2月25日诊,口干口渴减轻, 纳食减少,体重97 kg, GHbAlC 7.4%,甘 油三醋 1. 9 mmol/L。血压 140/90 mmHg。
    解析:本例患者以血糖升高为主,伴随 有口干口渴、纳食增多等胃肠实热证的表现。 患者平素饮食多肥美,“肥者令人内热,甘者 令人中满,故其气上逆,转为消渴”。长期过 食肥甘和少动,生膏生脂,引发肥胖;肥胖 生中满,中满生内热,脾失健运,导致枢机 不利、大气不转,进而化热、化湿、化痰、 化油。肝胆火盛则发眩晕;胃肠热盛则生消 渴;浊入血脉则血脂异常;膏聚脏腑则生脂 肪肝等。代谢综合征(MS>是指伴有胰岛素抵抗 的一组症候群,现代医学虽以减轻胰岛素抵 抗为MS主要研究目标,但实现“肥、糖、 脂、压”整体调控,以达“一石多鸟”之效。 大黄黄连泻心汤中用大黄,主治邪热壅聚之 痞证,大黄通腑泻浊,能清胃肠之实热,导 中满,清气分热。《伤寒贯珠集》云:“盖热 邪入里,与糟粕相结,则为实热,不与糟粕 相结即虚热,本方……盖以泻热,非以荡实 也。”可见此大黄功在清热开痞,而非泻下燥 结。酒制大黄能增强活血通络的作用而清血 脉,降膏浊。黄连为苦寒之最,能清胃肠之 热而尤能燥化湿热,符合肥胖2型糖尿病、 代谢综合征之中满内热的核心病机,故为要 药。大黄、黄连的配伍精当,黄连单用因其 太燥,能清肠胃之湿而使燥屎内结,配伍大 黄通腑而防此弊端,又能增强清热之功。而 大黄清热消积之力虽强,而无化湿消膏之功, 配伍黄连,增强清除糟粕之功。大黄黄连泻 心汤化裁为治,既可以清胃肠无形之邪热, 又可以去内蕴有形之实热。加化橘红燥湿、 利气、消痰;决明子清热润肠通便、消膏减 肥;山楂、红曲消浊调脂;藏红花、三七活 血通脉,消癥积而治疗重度脂肪肝;三七活 血化疲定痛,现代药理研究其具有保护肝脏 的作用。全方针对土壅之胃肠实热证,以清 胃降浊为基本治法,兼顾消膏转浊、清热通 腑,以降血糖为首要目的,兼顾降脂、减肥、 护肝。
    3.肠易激综合征:患者,女,73岁。 2009年8月24日初诊。1999年因腹胀、腹 痛伴大便干结入院检查,诊断为肠易激综合 征。诊见腹胀、腹部疼痛、有硬块,饮食后肠痉挛,腹部可见肠型,大便干结,自服导 泻药。纳差、不能进食,眠差、不服地西泮 则不能入睡。双眼视物不清、干涩,下午加 重,听力减退,口腔溃疡反复发作,口干欲 饮,形体消痩。舌红苔少,脉细弦数偏涩。 査食管黏膜未见异常;胃张力低、排空慢、 in度胃下垂;十二指肠未见异常;小肠黏膜 粗大不整、充盈尚可、未见扩张、狭窄。西 医诊断为肠易激综合征、胃下垂。中医辨证 为脾虚胃热证。方以大黄黄连?写心汤加味。
    处方:酒制大黄6 g,黄连15 g,黑牵牛 子9 g,白牵牛子9 g,桃仁9 g,黄芪30 g, 枳实15 g,炒白术30 g,槟榔15 g,生姜5 片,大枣10枚。每日1剂,水煎分服2次。 服药期间停服通便药。
    二诊:服药34剂后,大便尚可,仍腹 胀、饭后加重,睡眠差,停中药后大便2〜3 日1行,脉细弦数。此湿热已除,脾虚为主, 当温阳旺脾。
    处方:黄芪45 g,川桂枝15 g,白芍 45 g,炙甘草15 g,枳实15 g,炒白术30 g, 槟榔15 g,酒制大黄6 g,黑牵牛子9 g,白 牵牛子9g,生姜5片,大枣10枚。以上方为基础,随症加减,继续服药2 个月,腹胀腹痛逐渐消失,大便干结缓解。 后改用上方制成水丸,服药3个月以善后, 排便规律,无腹胀腹痛。
    解析:本例患者以腹胀、腹痛、便秘为 主诉,治当以排便为主要目标,然排便之法 诸多,有虚实之异,患者年事已高、大便秘 结曰久,脾气虚为主要证候,但治疗若单从 益气健脾着手,•当力缓而效差;又六腑以通 为顺,胃气当降,脾气当升,大肠之变化以 传导为用,故健脾的同时当兼顾胃肠的通降 职能。又患者口干、眼干、舌苔少,为阴分 不足之征,盖伤阴之由,常年大便内积,糟 粕积久成热,灼紧伤液,故釜底抽薪以存留 阴液,益气健脾以升降气机。纳差、眠差、 口腔溃疡多发,为胃火内扰所致,胃气不降, 收纳无能则纳差;胃不和则卧不安,内火扰 魂则眠差;糟粕久积胃肠,在上则表现为口 腔溃疡。
    患者诊断为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胃下垂,又患者常年纳差消瘦,针对疾病,患者 当以升举肠胃、恢复肠道蠕动和排便为治疗 目的,而升举肠胃以健脾益气为主,而排便 以通腑下气为治则,两者存在治疗上的矛盾, 如何处理此矛盾是关键,患者曾长期服用大 量益气健脾之参苓白术散、补中益气汤等, 或长期服用导泻药物,但没有把两者有机地 结合起来,更没有把两者的先后顺序及在处 方中所占的比例拿捏好,总是会顾此失彼。 考虑患者便秘的特点,在补益的同时,当不 忘通腑,通腑药物的运用当由多至少,由重 至轻,由繁至简。治疗的重心起初当以通腑 为主,逐渐转变为以健脾益气为主,但通腑 始终是要用的,只是多少而已,视患者既往 处方,多虑其胃下垂、消痩、年老而恐通腑 伤正。大黄黄连泻心汤清胃肠实热,釜底抽薪 以清糟粕之蕴热。又配合黑、白牵牛子增强 胃肠之运动,盖黑、白牵牛子能“走气分, 通三焦,气顺则痰逐饮消,上下通快矣” (《本草纲目》)。患者以脾气虚证为基础,治 以黄芪、白术益气健脾,生姜、大枣鼓运 脾胃。二诊患者腹胀减轻,大便好转,糟粕已 减,故治疗转为治本,以黄芪建中汤健运中 焦为主,且加大黄芪用量,合炙甘草、白术 健脾益气,用桂枝以鼓舞阳气,桂枝、白芍 以养营卫。仍用酒制大黄、黑白牵牛子以活 血通腑,保存肠道通畅以养腑,又活血增强 肠道血运而厚肠胃。
    4.自主神经功能紊乱:患者,男,36 岁。自述半年来全身经常汗出不止,尤以手 足心为甚,为此痛苦非常。西医诊断为自主 神经功能紊乱。诊时出其双手亦汗流不止, 常伴有失眠心烦,舌边尖红而少苔,脉略弦 数。中医辨为心火内盛之证。方以大黄黄连 渴心汤加味。
    处方:生大黄10 g,黄连10 g,黄芩 10 g,竹叶10 g,莲子芯10 go每日1剂,水 煎分服2次。服药6剂后,周身汗出明显好转,继又 服10余剂而痊愈。
    解析:汗出一证,今人多以虚证论治,又常以自汗盗汗分其阴阳。验之临床,因正 虚汗出者有之,因邪实汗出者亦有之,在实 证中以心火热证最为多见,因心为阳中之阳 脏而属火,心火内盛,迫津外泻,则使汗出 不止。故在临床凡由心火内盛而汗出者,使 用本方治疗,效如桴鼓。
    5.血管神经性头痛:患者,女,31岁。 头痛反复发作4年余。经某医院诊为血管神 经性头痛,常服止痛片、咖啡因麦角胺及中 药等。近1年发作频繁,痛势加剧,且时间 延长,服用上药亦不如始用时显著。今复发 作而就诊。询之头痛发作迅速,如劈如裂、 目中溜火,以前额及左太阳穴处最著,心烦 口苦,喜凉恶热,饮食尚可而便秘溲赤,时 觉热自胸脘上冲,恶心欲吐,头面如烘,舌 质红,舌苔黄,脉弦滑有力。所服清热平肝, 祛风通络中药,亦大致对症。然患者自诉无 大效果。思及经旨,胃之悍气上冲于头,走 空窍,入络脑之论,结合脉症当系胃热上攻, 兼夹肝火。方以大黄黄连泻心汤加味。
    处方:大黄12g,黄连12g,黄芩12g, 川芎12g,菊花12g,全蝎12g,地龙12g, 生石膏30 g,羚羊角粉1. 5 g。每日1剂,7k 煎分服2次。服药1剂痛止。继以前方加减,连服1 周,每日皆有稀软便1〜2次。乃小其制,去 生石膏、羚羊角粉,加女贞子15 g、钩藤 15 g。嘱间断服用,以巩固治疗。半年后访 之,病未复发。
    解析:大黄黄连泻心汤集苦寒于一方, 功能清热、泻火、解毒化湿。后世用之于心 胃火炽,.三焦积热诸证。泻心者,实乃泻胃 也。重点在胃腑实热,其舌质红、舌苔黄腻 或黄糙者.皆可化裁运用。本案即其例,药 证相符,收效良好。
    6.肠梗阻:患者,男,30岁。2009年 某曰因骑摩托车致外伤住院,诊断为全身多 处软组织损伤。入院3日后出现恶心呕吐, 呕吐物为胃内容物,3日未大便,饮食尚可, 但食后顷刻吐出。腹部B超检查、淀粉酶等 未见异常。补充诊断为肠梗阻。经胃肠减压, 灌肠等治疗,2日后未见好转。求治于中医。 诊见精神良好,面色淡红,恶心呕吐,口中臭,腹软,无压痛,舌质红,苔厚黄腻,脉 数。辨证为中焦实热证。方以大黄黄连泻心 汤加减。
    处方:大黄10 g,黄连5 g,用开水泡10 分钟后取汁冷服。第2日有大便感,便后自觉身体轻松, 如释重负,中午自觉腹中饥饿,饮粥一碗, 未见呕吐,3曰后如常人。
    解析:临床上,大黄黄连泻心汤的加减 应用广泛,通过几年来的应用,并非治疗痞 证。张仲景告诉我们的是:热结中焦这一病 机。我们只要抓住这一病机,可以治疗各种 血证、口腔溃疡、原发性高血压、神经性头 痛、糖尿病、急慢性胃炎、痢疾、结肠炎、 动脉硬化等,凡具备热实火盛之证的,皆可 应用。临床应用中有痰者加半夏等化痰药; 如有食滞加山楂、神曲等,如有湿阻加苍术、 茵陈等,不必拘泥于有心下痞、关脉上浮等, 只要有其证,便可用其方。
    7.行经恐吓症:患者,女,26岁。半年 前因患伤寒而高热持续不退,经住院治疗痊 愈。继之每次行经时惊恐万状,躁动不安, 甚则言语失控,举止失常,经尽后复如常人, 西医诊断为行经恐吓症。家人为之痛苦不堪, 四处求医,耗资近万元,但是病状毫无起色。 余索其前服之方,尽为安神定志之品。自述 平素心烦失眠,颜面部阵阵潮热,口苦口干, 大便数日1行,每次行经期心中烦乱难以忍 耐,甚则惊恐不安。望其面部如醉酒色,呼 吸气粗声高,舌质紫暗有瘀斑瘀点,脉洪大 挺指。辨为血分瘀热证。方以大黄黄连泻心 汤加减。
    处方:大黄10g,黄连10g,黄芩log, 生地黄10 g,牡丹皮10 g,牛膝10 go每日1 剂,水煎分服2次。
    二诊:服药6剂后,大便已通,日行5〜 6次,心烦及颜面潮热缓解,失眠亦有好转, 上方加龙齿30 g,继服。
    三诊:又服药7剂后,患者欣然来告, 服药期正值经至,心烦惊恐诸症顿减。其后 又服上药30余剂而告愈。
    解析:心烦惊恐诸症,论其病因多与火 热有关,其病位多责之于心肝。因心主血、脉舍神;肝藏血、主疏泄,体阴而用阳。该 患者初起患温病,继之神志失常,此乃余热 未尽入血,使肝之疏泄失常,心之神志受扰, 故见上述诸症,此皆缘于火,诚如《素问• 至真要大论》所云:“诸燥狂越,皆属于 火……诸病附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治 疗用大黄黄连泻心汤直泻血中之余热,而使 疏泄复常,心神得宁,诸证自愈。
    8.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患者,女,26 岁。月经非期而至,20余日淋漓不断。既往 有此病史,经妇科检查诊为功能失调性子宫 出血。今又复发且重,用中西药止血、固'$ 等药治疗1周,其血不止,拟行刮宫术,患 者拒绝,复就诊于中医。询之血色鲜红,量 多如崩而腹无所苦。饮啖如常,惟觉口苦烦 渴,舌红苔黄,口气臭秽,脉滑数。患者务 农,饮食倍常而大便秘结。时当炎夏,胃中 积热已甚。冲为血海,络于阳明,热逼血行, 上可为吐衄,下可为崩漏。胃热不除,故反 复布已。法当釜底抽薪,不可徒事收涩。方 以大黄黄连渴心汤加减。
    处方:大黄10g,黄连10g,黄芩10g, 栀子10 g,生地榆15 g,鲜荷叶12 g。每日1 剂,水煎分服2次。服药1剂后,血止大半, 3剂血净而安。
    解析:本例脉症皆属实热,急症急治, 苦寒直折。血因热而溢,热清血自宁。故栀、 黄、地榆等生用清热力强,其效更速,且无 兜涩之弊。本方苦寒沉降,荷叶升清举元, 相辅相成,非仅为止血而用之。
    9.非淋球菌性尿道炎:患者,女,41 岁。以尿道及阴道内痒甚,伴有轻度尿急、 尿痛及烧灼感,经治无效,持续3个月而就 诊。自诉出差外地,曾行坐浴,归后呈现上 述症状,未经诊治。待其爱人亦患上症,且 尿道见白色黏性分泌物。后增下腹隐痛,白 带增多之症。始就诊于某性病专科。经查诊 断为非淋球菌性尿道炎合并阴道炎、宫颈炎。 先后予强力霉素、红霉素及某进口西药(不 详),治疗月余,其症依然。衣原体培养仍为 阳性。下腹部按之轻度压痛,舌质稍红,舌 苔黄腻,脉平和。中医辨证属湿热毒邪为患。 治以清热燥湿解毒。方以大黄黄连泻心汤加减。
    处方:大黄15g,黄连20g,黄柏20g, 栀子25 g,海金沙30 g, 土茯苓100 g,鸭胆 子仁(包吞)30粒。每曰1剂,水煎分服2 次。每次煎取1000 mL,夫妻2人分服。服药7剂后,症状明显减轻;服药14剂 后,诸症消失,已无不适感。患者惟恐复发, 坚持服药6周余。用药40余剂。分泌物之衣 原体培养及镜检PMN 2次皆为阴性。随访3 个月,未见复发。
    解析:本例患者属湿热为患,用大黄黄 连泻心汤加味,取其清热燥湿之外,尤具解 毒之力。故大剂连服,去邪务尽,以防复发。临床体验,原方三黄再加栀、柏其清热解毒 之力倍增,运用对证,可克他方无效之顽症。
    中医经方全书
    1、资料来源于同仁前辈,我只是一个搬运工,抛砖引玉。
    2、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3、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承继堂论坛 ( 冀ICP备17004995号  

    GMT+8, 2018-11-16 04:55 , Processed in 0.17326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